筆下文學 >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逃離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逃離


  監獄內外,徐直和耿納雙眼對視。
  
  “天外人,嘿嘿,你多猜猜。”
  
  “老子被薩費羅斯那個騙子忽悠那么多次,怎么能被你的低級表演迷惑。”
  
  “居然能聽懂大半我們牛頭人的部落語言,有點意思。”
  
  耿納的直覺很準確,或許早已從徐直不時回復的一些字眼便已經察覺。
  
  徐直回復的字眼都極短,而且必然是他話語中的字眼夾雜。
  
  即便徐直跟讀,復讀的能力再厲害,也盡量避免了過多的交流,但次數多起來后,也慢慢引起耿納的警覺。
  
  何況初次見面之時,耿納在徐直的身上就隱隱感覺出了不對。
  
  又或許,是因為魔法方式釋放的不同被對方看出了破綻。
  
  再或許,聽其言,似乎他與薩費羅斯恩怨的關系不淺。
  
  從最開始的插科打諢,到指揮部隊愈加增加,將徐直不斷圍繞住,再無逃脫的機會,耿納才放下心來。
  
  徐直沒把握逃離耿納,但對于耿納來說,對于留下可以輕易踏水而行的徐直,一位頗強的水系魔法師,他也并無多少把握。
  
  只要地形合適,徐直總能找出逃離的機會。
  
  一些地形被他帶偏離,平素兩天半可以回到城市,硬生生的被他拖延到了第三天。
  
  而今,便是收獲成果之時。
  
  最終耿納略勝一籌,瞅著徐直在監獄內悶悶的神情,耿納發出好一陣大笑。
  
  不時還有咳嗽的聲音傳來,這個強力的不朽者,終究在漸漸的老去,千余年的不朽者,似乎都已經接近壽命的終點。
  
  人家能活多久徐直管不著,徐直現在就想明白自己還能活多長的時間。
  
  他不求多,再給五天就行。
  
  只要時間一到,甭管在什么地方,他必然通過神石磨盤的牽引,會出現在遺跡之外。
  
  或許耿納也有失算之處,這一道堅硬的鋼鐵柵欄,還攔不住徐直的穿行。
  
  對于徐直來說,只要不處于禁魔之地,眼睛能找出身體落腳的地點,傳送魔法就能帶他從這種空隙不小的柵欄中離開。
  
  能短暫穿越空間,傳送魔法自然也能忽視這么一道柵欄。
  
  “嘿嘿,老子得去找找那幾個神神叨叨的家伙,看看他們世界是否更合適降臨。”
  
  “廢除現在大半的實力,那太難受了,更別說那幾個擅長魔法的家伙,他們幾乎要變成廢人。”
  
  “想要重新進入不朽階段,重活上一世,那又是何等艱難。”
  
  耿納的牛臉上皺出數處褶皺,很顯然,這個舊世界的不朽者清楚,他們降臨新世界后會面臨什么樣的待遇。
  
  對于某些大能力者來說,只要時間足,做出某些猜測和推測并不難,對于自身降臨到新世界的待遇,他們能做到部分預測。
  
  規則不同,牽引能力的方式更改,往日他們高深的魔法修為,一朝之間便會化為烏有,只殘留最原始的本能,釋放巫妖納格斯那種精神沖擊。
  
  “來幾個小牛,給我死死的看好這處監獄。”
  
  耿納若有所思的走出監獄,隨口便叫來了守衛,聽到一堆咔嚓咔嚓盔甲武器撞擊的聲音,這不知是叫了多少守衛過來,徐直干脆背過了身體,懶的看耿納的背影。
  
  一位遺跡內的不朽者感知有多遠,徐直到現在也沒有確切的數據。
  
  但徐直在心底做了暗暗的計算,耿納每次踏步之間的距離,時間間隔,數據不斷涌入他腦海。
  
  他在等待時間不斷流逝。
  
  對于徐直來說,他逃離的機會只有一次,一旦耿納帶來遺跡內的法師,他要面臨更為難堪的情況。
  
  能被耿納這般說明的,定然是同級別的不朽者,擅長魔法的不朽者,想想此前數處遺跡中跌落不朽境界的法師,那已經足夠麻煩的了。
  
  徐直一點也不想同這些人照面。
  
  精神定位,魔力涌現,徐直的身體已經閃現在監獄柵欄之外。
  
  監獄門只是虛掩,走過一處通道,徐直便看到門外站著數個渾身金色盔甲的牛頭人,明晃晃的巨斧一看就是高等礦石打造而成。
  
  徐直稍稍吞了點口水,這種斧類遺跡武器,重量頗為不凡,但是外界還是有一定市場的,別人帶著是累贅,但他擁有夢境世界的空間,并不介意拿多少柄出去。
  
  巨城內守衛們的武器遠比普通小城小村落的武士們要強。
  
  耿納沒懷好意,徐直下手也不會客氣。
  
  再次精神定位,徐直的身影已經出現在監獄外一處建筑陰影下。
  
  只是微微的魔法能量波動,顯然沒有引起這些牛頭人武士的注意。
  
  他的魔法來源于夢境世界,更多是以體內魔力支撐,與舊世界需要接引外界魔法能量的釋放方式有著明顯區別,連耿納一時間都沒看明白,這些牛頭人忽視很正常。
  
  徐直的身影才從附近撤離,嘴巴喜歡囔囔的耿納便帶著三個腦袋顏色各異的牛頭人飛奔而來。
  
  “跑了,你們怎么看守的?”
  
  “沒看到人,我信你們的邪,這么大的人從這里走出去了都沒發現。”
  
  “就知道吃的飯桶牛,查,四處狠狠的去查,城門口給我重點盯著。”
  
  牽扯到世界的選擇,不僅耿納心中焦慮,放聲咆哮,三個牛頭人法師亦是有焦急神色。
  
  “最多一周,我們就要完成全部人馬的撤離。”
  
  “沒有第二次機會,四元素主神的世界會自動修補,一旦被發現,甚至會強行抹掉我們在那處世界的精神標記。”
  
  “嘿嘿,現在不比大爆炸的時候,別說四元素主神,我們最終信仰的那位,只要被它察覺,何嘗會輕易的放我們走。”
  
  “傳送門只是用召喚之門改造,這種大規模的人口傳送還是勉強了點,太消耗我們魔法和精神的力量了。”
  
  “聽說四元素主神對我們這處世界的生物念動過詛咒,涉及子孫后代生生世世,強行穿梭過去不知是否會出現某些不可預料的事情。”
  
  “不能再等了,我們越來越老,不朽印記難以支撐我們活上百年。”
  
  “只要踏入那處世界,接受四元素主神世界規則的改造,靠著此前的修行經驗,或許我們能重新在虛空中刻畫不朽,再活千年。”
  
  “若是這些天外人的世界呢,我們會不會過的好一些。”
  
  三個牛頭人法師顯然沒有顧及耿納的咆哮指揮,清楚暫時無法見到天外人,他們又陷入了各自的爭論。
  
  “女王不管我們死活,強行進入一處世界,剩下我們只能抱團自救,幸好莎克特王和吉恩**師傳送到此處,帶來了召喚之門部件。”
  
  “可惜撤離時大地守護神無法帶走,現在想收回這套圣器,即便莎克特王也做不到。”
  
  “圣器在其次,現在是世界選擇的問題,多一個選擇,我們就多一條后路,最好是找出那個天外人,獲取到他們世界的坐標和信息。”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