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豪婿 > 第八十八章 他才是真的

第八十八章 他才是真的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沈靈瑤,你別吹牛了,你怎么可能知道鋼琴小王子是誰呢。”
  
  
  
      “是啊,我聽說很多有錢人家的小姐,花了很多錢想買鋼琴小王子的信息都不行,你上哪知道。”
  
  
  
      “依我看,鋼琴小王子就是楊文,你也別嫉妒容柳了,現在容柳的確是我們班級里過得最幸福的,這一點你不想承認也不行啊。”
  
  
  
      聽到同學幫自己說話,容柳才放心,這件事情被拆穿,那可是很丟臉的,幸好沒人愿意相信沈靈瑤。
  
  
  
      “沈靈瑤,你何必讓自己丟臉呢,想給蘇迎夏長臉,也得看看自己是什么人吧,而且你給蘇迎夏當狗這么多年了,撈到什么好處了嗎?實在不行,你給我當狗吧,我家里那些名牌化妝品,都可以送你。”容柳笑著道。
  
  
  
      “容柳,沈靈瑤是我的姐妹,你別胡說八道。”蘇迎夏憤怒的站起身,容柳居然把沈靈瑤形容成狗,這是她不能接受的。
  
  
  
      “蘇迎夏,你這個姐妹自己傻不拉唧的,非要說楊文不是鋼琴小王子,能怪我嗎?”容柳說道。
  
  
  
      “他當然不是鋼琴小王子。”蘇迎夏看了一眼楊文,然后又轉身指著韓三千,說道:“他才是。”
  
  
  
      “噗……哈哈哈哈。”容柳笑得人仰馬翻,趕緊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實在是沒忍住才會失態,不過你的話實在是太搞笑了,你家那個窩囊廢是鋼琴小王子?哈哈哈哈哈,我再笑一會兒。”
  
  
  
      不止是容柳忍不住笑,其他同學也是這樣,韓三千是什么人?云城大名鼎鼎的蘇家贅婿窩囊廢,在家里洗衣做飯干家務,怎么可能會彈鋼琴呢?
  
  
  
      “蘇迎夏,你好不容易來參加同學會,就別讓自己太丟臉了吧。”
  
  
  
      “是啊,不然明年我們又見不著你了,何必呢。”
  
  
  
      “他要是鋼琴小王子,我還是莫扎特轉世呢。”
  
  
  
      蘇迎夏看著韓三千,似乎在說該你上臺表演了。
  
  
  
      對于蘇迎夏的要求,韓三千自然不會拒絕,一言不發的朝臺上走去。
  
  
  
      “不會別硬撐,鋼琴要是弄壞了,你可賠不起。”容柳輕蔑的看著韓三千說道。
  
  
  
      當韓三千走上舞臺,坐在鋼琴前的時候,大廳里的嘲笑聲音逐漸平息了下來。
  
  
  
      雖然他還沒開始彈琴,但是背影和側臉,幾乎跟視頻一模一樣,和楊文之間的對比差距也更加顯而易見。
  
  
  
      那些女同學收起了笑臉,難倒,蘇迎夏說的都是真的?韓三千才是真正的鋼琴小王子嗎?
  
  
  
      雙手撫琴,隨著第一個音符從指尖飄蕩而出,高亢旋律回蕩在大廳內,震撼著每個人的心。
  
  
  
      比楊文更加流暢的彈奏,節奏更加爐火純青,而且彈奏時的背影動作和視頻一模一樣,這不是鋼琴小王子,又是誰呢?
  
  
  
      容柳的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樣,本想用這件事情表現楊文的厲害,沒想到真正的鋼琴小王子,竟然會是韓三千這個出了名的窩囊廢,現在被當場拆穿,容柳感覺自己的臉都沒地方放了。
  
  
  
      一曲結束,眾人沉浸琴聲,久久不能回神。
  
  
  
      “現在你們知道誰才是鋼琴小王子了吧。”出了一口惡氣的沈靈瑤,故意提高自己的音量說道。
  
  
  
      那些女同學不敢搭話,畢竟她們之前嘲笑過沈靈瑤,也嘲笑過韓三千。
  
  
  
      “容柳,臉疼嗎?”沈靈瑤笑著轉頭,看著容柳問道。
  
  
  
      容柳恨得握起了拳頭,早知道這樣,就不用讓楊文假裝鋼琴小王子,那輛法拉利,已經足夠讓她們羨慕了,現在反而是她下不來臺。
  
  
  
      “你也不過是像而已,誰知道他是不是呢,說不定也是假裝的呢?”容柳說道。
  
  
  
      “也是假裝的?”沈靈瑤笑了起來,說道:“這么說,你是承認楊文假裝了?你這么做是為了什么呢,難倒就是享受一下同學的羨慕,真是低級。”
  
  
  
      “你……”容柳咬牙切齒的指著沈靈瑤。
  
  
  
      “我什么我,我懶得跟你一般見識,你這種虛榮到極點的女人,讓我惡心。”沈靈瑤說完,拉著蘇迎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容柳氣得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她在同學會上從來沒有這么丟臉過,沈靈瑤竟然敢讓她這么難堪。
  
  
  
      “老婆,別跟她生氣,我去找舅舅借幾個人,今天讓她跪下給你道歉。”楊文說道。
  
  
  
      容柳吐出一口晦氣,臉上浮現出冷笑說道:“我要她把臉丟光,還有蘇迎夏和那個窩囊廢。”
  
  
  
      楊文一笑,說道:“放心吧,舅舅是什么人,你難倒還不清楚嗎?今天這三個人,肯定沒好日子過。”
  
  
  
      楊文離開大廳之后,直接去了楊奇的辦公室。
  
  
  
      楊奇今年四十來歲,剔著一個標志性的光頭,相熟的人會叫他一聲楊光蛋,當然,這個名字也不是一般人敢隨便叫的,楊奇在云城勢力不大,但是勝在人脈很廣,各方都有關系,招惹他的人通常都不會有好下場。
  
  
  
      兩年前的那場果莊興起事件,隨后的產業鏈崩盤,和楊奇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舅舅。”楊文來到辦公室之后,那位蹲在辦公桌下的性感秘書便起身離開了。
  
  
  
      好事被破壞,楊奇也沒有生氣,他看重楊文,不僅僅是侄兒這層關系,更想讓楊文今后接他的班,因為他本身是沒有生育能力的,所以把楊文當作親兒子培養。
  
  
  
      “你這臭小子,還知道來看我。”楊奇笑著說道。
  
  
  
      “舅舅,你說的這是什么話呢,我到了果莊,怎么可能不來看你呢。”楊文說道。
  
  
  
      “那輛車容柳喜歡嗎?要是她喜歡的話,就送給她了。”楊奇說道。
  
  
  
      楊文大喜,原本只是借車而已,沒想到楊奇竟然要送給他。
  
  
  
      “謝謝舅舅,容柳很喜歡,她要是知道了,肯定很高興。”
  
  
  
      “高興就好,你們兩什么時候有了孩子,舅舅把果莊送給你都成。”楊奇說道。
  
  
  
      這個果莊的價值非常驚人,單月純利潤都是幾十萬,要是有了果莊,他們根本就不用上班了,每天當甩手掌柜,而且還不愁錢花。
  
  
  
      楊文原本沒有這方面的打算,但是楊奇這樣說了之后,他打算今晚就回家好好干一番生孩子的事業。
  
  
  
      “舅舅,你對我真是太好了,比我爸還好。”楊文笑著道。
  
  
  
      “舅舅沒個兒女的,當然要把你當親兒子對待,說吧,找我什么事情,我可是明白你小子無事不登三寶殿的。”楊奇問道。
  
  
  
      “嘿嘿。”楊文訕訕一笑,說道:“還是舅舅了解我,我想跟舅舅借兩個人。”
  
  
  
      “女人?”楊奇皺著眉問道。
  
  
  
      “不不不,男人,你的手下。”楊文把大廳里發生的事情,避重就輕的說了一遍,著重于沈靈瑤怎么讓容柳丟臉,下不來臺。
  
  
  
      楊奇聽后,表情大怒,一掌拍在辦公桌上,說道:“什么玩意兒,竟然敢讓我侄兒媳婦丟臉。”
  
  
  
      “舅舅,他們明知道你是我的舅舅,還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所以我才來找你幫忙,我和容柳丟臉不要緊,關鍵是不能讓你丟臉啊。”楊文說道。
  
  
  
      “你先回去,我等下就叫人過去。”楊奇沉著臉說道。
  
  
  
      “好。”
  
  
  
      楊文回到大廳之后,容柳就趕緊走到身邊問道:“怎么樣,舅舅要幫我嗎?”
  
  
  
      “何止是幫你,連法拉利都送給你了,舅舅怎么可能讓我們被人欺負呢。”楊文笑著道。
  
  
  
      容柳冷冷一笑,看著蘇迎夏三人,說道:“讓你們得罪我,等下舅舅出面,你們就等著跪地求饒吧,給人當狗,也不看看主人是什么能耐,一個蘇家不要的女人,一個入贅的窩囊廢,也敢來惹我。”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