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豪婿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性格剛強的女人

第五百六十七章 性格剛強的女人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豪婿最新章節!
  
  在韓三千看來,袁玲哪怕不會直接知難而退,也不可能堅持太長的時間,畢竟是個女孩子,面對這種苦力怎么可能堅持太長的時間呢。
  
  但是袁玲的要強性格,顯然超乎了韓三千的想象。
  
  隨著一件又一件的東西搬進家門,袁玲手掌已經磨出了血泡,她依然在堅持。
  
  這一點讓韓三千非常意外,沒想到這個女人的性子居然會這么剛強,一點放棄的念頭都沒有。
  
  當韓三千看到袁玲拿紙巾擦拭著被磨爛的血泡血水時,韓三千忍不住說道:“堅持不了就放棄吧,何必跟自己過不去呢。”
  
  袁玲低著頭,眼眶里已經泛起了淚水。
  
  做文職工作的她,從來沒有吃過這種苦頭,手掌傳來的疼痛就像是針刺的一般,而且現在只是搬了一些小件而已,真正痛苦的大件還在等著她呢。
  
  “我跟你有仇嗎?”袁玲抬起頭的瞬間,淚水便滑落出了眼眶。
  
  韓三千聳了聳肩,說道:“我知道你到我身邊來的目的,南宮博陵讓你監視我,甚至還要每天向他匯報我的行蹤吧,你認為我有什么必要把你留在身邊?”
  
  “我不聽他的,就保不住工作,難道你要我失業嗎?”袁玲痛哭出聲,她的確有這個責任,可是這個任務并不是她有資格去拒絕的,所以在她看來,她只是領命辦事,只是不想丟掉工作而已,為什么要受到這種刁難呢。
  
  韓三千愣了愣,這個方面他還真是沒有想到,現在想來,對袁玲的刁難,的確有些過分,畢竟她是沒有選擇的。
  
  “絲襪破了,去換了吧。”韓三千說完之后,站起身自己去搬東西。
  
  袁玲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看了看自己的小腿,然后又出門搬東西了。
  
  “我不想用眼淚去騙取你的同情,你也不需要把同情施舍給我。”袁玲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滿臉苦笑,這個女人還真是難對付啊,不過她這種性子要強的人,還是有值得欣賞的地方,畢竟以她的姿色,想要一份好的生活是非常簡單的,不過她似乎不屑于這么做,所以才會這么努力。
  
  “放心吧,我不會趕你走,不過以后要給南宮博陵匯報之前,你最好通知一下我。”韓三千說道。
  
  “你又不是我老板,我憑什么要聽你的。”袁玲說道。
  
  “你這個女人,非要跟我對著干嗎?我雖然不是你老板,但是我要想辦法把你開除,可是很簡單的,你想試試嗎?”韓三千威脅道。
  
  “不想。”袁玲痛快的妥協道。
  
  韓三千哭笑不得,他和袁玲接觸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性格倒是讓韓三千感覺很有意思。
  
  這時候韓三千突然發現,袁玲看著似乎更加順眼了。
  
  當然,男女之間的那種好感是不可能出現在韓三千身上的,他只是覺得袁玲值得尊重而已。
  
  搬完了所有的東西,韓三千也有些累了,躺在沙發上,對袁玲問道:“你會做飯嗎?”
  
  “我的任務,只是讓你更加熟悉公司的情況,可不是保姆。”袁玲瞪著韓三千說道。
  
  “你要不要試試去其他公司投簡歷,萬一突然丟了工作,你沒收入怎么辦?”韓三千笑著道。
  
  袁玲咬著后槽牙,氣得七竅生煙,但是她又不敢去挑釁韓三千。
  
  “你要吃什么。”袁玲問道。
  
  “隨便吃點吧,能填飽肚子就行,我這個人沒有太高的要求。”韓三千樂呵道。
  
  袁玲憤然起身去了廚房,心里把韓三千詛咒了上萬遍。
  
  給韓三千煮了一碗面條,寡淡無味,袁玲特意沒有放鹽,但韓三千卻吃得津津有味,讓她原本想要小小報復一下韓三千的心,瞬間覺得跌入了谷底。
  
  “你不吃嗎?”韓三千問道。
  
  “我回家吃。”袁玲說道。
  
  “回家?你不跟我住在一起,怎么知道我每天干了些什么呢。”韓三千笑著道。
  
  袁玲警惕的看著韓三千,說道:“你最好是把那些不干凈的想法都扔掉,我不會出賣自己的肉體。”
  
  韓三千喝完最后一口湯,悠然的說道:“說實話,我對你也沒什么興趣,畢竟我有的是錢,什么樣的女人得不到呢。”
  
  這句話袁玲無從反駁,她很清楚這個現實的社會,只要有錢,那些女人自然會對他投懷送抱,他這種人,也不可能缺女人。
  
  “祝你早日得艾滋。”袁玲冷聲說道。
  
  韓三千喉嚨里沒來得及咽下去的湯水差點噴出來,這女人也太狠了吧,居然這樣詛咒他。
  
  “心如蛇蝎的女人,你真是夠狠啊。”韓三千說道。
  
  袁玲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情,雖然這些話對韓三千沒有實質性傷害,不過也讓她滿足了一下報復的快感。
  
  “所以說,你以后別再刁難我,不然我求神拜佛的詛咒你。”袁玲說道。
  
  韓三千擺了擺手,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說道:“給我說說公司的情況吧,給你一個完成任務的機會。”
  
  說到這件事情,袁玲的表情就變得嚴肅了起來。
  
  當袁玲把公司的情況告訴韓三千之后,韓三千忍不住笑了起來,看似公司的確有很大的危機,但是對于南宮家族來說,這種危機隨隨便便砸些錢就能夠搞定,根本不是什么大問題,看來南宮博陵讓他來米國,最重要的目的,并非是解決公司麻煩。
  
  “你笑什么,現在公司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候,你居然還有心情笑。”袁玲無法理解韓三千這種沒心沒肺的表現,當然,她也不知道南宮家族的真正能耐有多大,畢竟這種隱世的大家族,不會隨隨便便暴露自己的實力,否者的話,富豪榜上的那些人,還有什么資格待在榜上呢?
  
  “在你看來是大問題,但是對于南宮家族來說,這就是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已。”韓三千說道。
  
  “你這么會吹牛,有本事就把這個麻煩解決了。”袁玲不屑道,韓三千給她的第一印象就是敗家子,所以她非常不明白南宮博陵為什么會派一個這樣沒有能力的人來,而且現在她對韓三千的印象更加糟糕了。
  
  這不止是敗家子,還是個只會吹牛的敗家子。
  
  “通知公司高層,明天開會,順便把這幾家找麻煩的公司高層請來。”韓三千說道。
  
  “公司內部人可以到場,但是其他公司的高層,不是隨隨便便能請的。”袁玲說道。
  
  韓三千目光逐漸變得陰沉了下來,說道:“他們不來,我就親自去請,看看誰還坐得住。”
  
  袁玲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這家伙還真拿自己當人物了,就算他親自去請又怎么樣呢?別人不見他,他又有什么辦法?
  
  “你別怪我給你潑冷水,以你的身份,去見那些人,他們不見得會見你。”袁玲說道。
  
  “你放心,他們會見我的,而且還會跪下來見我,你信嗎?”韓三千問道。
  
  袁玲想也沒想,直接搖頭,跪下來見他,這種事情怎么可能會發生呢?
  
  “地上的牛已經被你吹到天上去了。”袁玲不屑的說道。
  
  “打個賭吧,要是我贏了,下次煮面,記得給我放鹽,怎么樣?”韓三千笑著道。
  
  袁玲臉色頓時泛紅,這個小心思的報復被韓三千拆穿,不免讓她有些難堪。
  
  “面沒放鹽嗎?可能是我忘了。”袁玲低著頭,神色慌張的說道。
  
  韓三千大笑出聲,越發覺得袁玲這個女人有意思,把她留在身邊,似乎也會多一些樂趣。
  
  “回家休息吧,我晚上的私生活比較混亂,我怕你看了受不了。”韓三千笑著道。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