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英雄聯盟之全華之夢 > 第五百零七章 賽后

第五百零七章 賽后


  韓國的解說沉默了許久,方才勉強說出了恭喜獵鷹之類的話,之后便是說道:“GRF的表現還很不錯,只不過太大意了。”
  “沒錯。我覺得grf本來是可以再往后壓一下時間,從而贏下這一局比賽的。”兩個解說一唱一和。
  而臺上,林夕他們平淡地起身,這一局比賽,他們只是在做他們平常訓練的事情罷了,哪個陣容什么時間點強,怎么對付對面的陣容,這一些大家賽前都會研究清楚。
  “林隊長,接受完LPL賽區的邀請采訪后,你還要接受來自英文官方采訪。”工作人員半路上來攔住了林夕。
  林夕撓了一下頭,最終無奈返回,而在舞臺上,蘇沐琳就穿著一條紅色的裙子拿著麥克風站那,笑吟吟地看著林夕。
  林夕眼睛還被驚艷了一下。
  “注意你的眼睛。”蘇沐琳嗔道。
  “又不是沒看過。”林夕翻了翻白眼。
  “你說什么?”
  “我說你今天很漂亮。”林夕說道。
  蘇沐琳輕輕一笑,倒是滿意至極,前面拍攝的大哥便是說道:“哎呀沐琳啊,快開始吧,你浩哥哥我吃不起這個狗糧。”
  蘇沐琳瞪了他一眼,這才正式地拿起麥克風。問道:“我們來采訪一下獵鷹的隊長林夕。”
  “哎呦,狗男女出來了。”
  “MMP,假裝一副不熟的樣子,其實住在了一起。”
  “男才女貌啊。”
  “呸,舔狗不得好死。”
  彈幕議論紛紛。
  “不知道對于第一局贏下比賽的勝利有什么看法呢?”
  “我們隊伍的狀態的確不是很好,在來到歐洲之后,有兩三位成員身體頗感不適,但是粉絲們不用擔心,我們會努力調整的。今天的比賽我們很不滿意,犯了很多的失誤。”林夕一本正經地說道。
  蘇沐琳旁邊看著翻白眼,這人真是戲精,說得跟真的一樣,就是謝詳天這幾天水土不服都好了,吃起東西就像一頭牛一樣,至于其他人更是不用多說了。
  不過,蘇沐琳自然也懂,隨便問了一下其他問題,直接打發林夕走了。
  林夕跟著工作人員來到英文官方的采訪,這是個高高的洋妞,名字叫做sendi。長得挺有氣質的。
  “嘿樓,林隊長。”
  “嘿樓。”
  “沒想到林隊長的英文發音挺準的。”sendi說道。
  林夕禮貌性一笑,彈幕又開始了,說sendi一上來就舔起來了。
  Sendi也問了一下和蘇沐琳同樣的問題,林夕的中文自然回答不上來這么多問題,改用中文回答,旁邊是有翻譯的。
  聽到林夕的回答,sendi便是笑道:“林隊長真是坦率的人。”
  “第一次參加世界賽,大家難免都有點緊張。”林夕說道。
  Uzi坐在臺上差點每把老血吐出來,這林夕這個人戲也太多了。
  “那你們認為自己的隊伍能夠走到那里呢?”sendi問道。
  “能進小組賽就不錯了。”林夕說道。
  Sendi一愣,倒是態度轉變了一下,她是第一次采訪這么沒志氣的選手,一般上選手都會放話冠軍或者說努力冠軍之類的。
  那么只有一個原因,這個選手不夠自信。
  匆匆地結束了采訪,當天的晚上,便是在世界電競圈鬧起了一陣小喧鬧,林夕的采訪,讓很多外國人都開始對獵鷹有了一種新的看法,那就是這一支隊伍不是一支真正的強者。
  “雖然說獵鷹贏了GRF,但是自始至終,LCK隊伍擅長的是BO5。”
  “我也認為GRF的實力更強一些,只不過今天的獵鷹的運氣更好一些。”
  “LPL今年還是得看IG啊。”
  在外面小道消息鬧翻天的時候,林夕他們卻是淡然地在訓練,對于他們而言,外面的一切言行都是為了讓他們更好地進行接下來的比賽而已。
  第二場比賽,便是要遭遇到越南戰隊了,作為今年S9最被看好的黑馬戰隊,他們的打野表現很強勢,和另外一支韓國隊打到了35分鐘,最終雖然是輸掉了,但是他們的打野人馬讓觀眾記憶深刻。
  “越南盛產野王,這一點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的。”uzi倒是對于越南戰隊有不少的評價:“不過他們的戰術很單一,不知道今年有沒有什么大的變化。”
  “不可小看這一支越南隊,外卡賽區最喜歡的就是拿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陣容,到時候怎么死都不知道。”廠長倒是鄭重地提醒。
  比賽的賽程在一天之后,倒是不著急,同時間,skt和IG都是拿到了連勝,G2戰隊也是連勝,而TL爆冷遭遇到了敗仗。
  同時間,有大約三場比賽遭遇到爆冷,這一度讓這一場世界賽變得更加的精彩。
  目前,C組,獵鷹一勝零負,grf一勝一負,越南戰隊0勝兩負,TBA是一勝一負。
  接下來的兩場都很關鍵,如果說越南戰隊輸給了獵鷹,那么他們基本上想要出線就要看別人臉色了。
  ......
  越南戰隊酒店
  一行8個人坐在那里,每個人心中都是不安。
  對比其他賽區,越南賽區的條件并不好,能夠來到這一次世界賽,也是花費了巨大的精力和金錢。
  如果打出成績了,那自然最好。
  打不出,回去難免也會受到指責,這一點在那里都一樣。
  “這一場我們必須要拿下。”坐在中間高高瘦瘦的是他們的教練,此刻站起來說道:“我覺得,我們要拿出我們最強的一套陣容了。”。
  “可是....”旁邊有個穿著藍色風衣的男子想開口,教練卻是看他一眼,說道:“現在....到了那個時候了,如果輸了,我們淘汰賽都可能進不去了,保留再多的戰術也沒用。”
  ......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