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網游之以誠服人 > 第383章:風聲
    計劃是有了,要執行起來難度應該不會很大,最大的問題還是交通這一塊,怎么去解決從寄售行到“倉庫”的這一段路。
  
      大規模采購馬車?
  
      幾十輛車、裝著同樣的東西,浩浩蕩蕩開到碼頭裝船?
  
      太明目張膽了吧?
  
      被凌天發現了沒事兒,這本來就是墨斗的打算嘛,但如果給那些被熔斷的工作室看見了?
  
      他們到時候把賠錢的這口鍋扣墨斗身上怎么辦?
  
      還是那個道理,古代走鏢,最重要的安全保障不是武力、而在于人脈,想靠做物流這一行來賺錢、絕對不能跟工作室玩家鬧掰。
  
      本來想著是要不然找魔門或者昊天?
  
      這兩幫會休閑玩家比例都很高嘛,家里不可能堆那么滿的東西,如果能請動他們幫忙,讓大家收完貨之后直接分散運到他們幫會駐地去?
  
      特別是魔門,他們人多嘛,老早就觸發了幫會駐地升級任務,地皮是很大的,亭子假山之類的公共面積很大,那直接往里面堆就好了、都不需要勞煩那么多玩家出面;
  
      而且因為占地大,四個門離得比較遠,故意走點兒岔路、馬車不就分開了嗎?
  
      反正也就先放一會兒,等晚上船空出來了再慢慢運到月牙島那邊嘛,反正那竹樓都已經建起來了,地方大得很。
  
      最大的問題就在于魔門他們幫會、建幫時間稍微晚了一點,沒有拿到臨湖的地,到時候晚上運貨還得走一段,但好在不算很遠,算不上什么大問題。
  
      肯定瞞不過凌天的眼睛,但工作室到時候急于止損、肯定是巴不得買的人多一點,哪里會在乎你拿走了之后會拖到什么地方去?
  
      只要別太顯眼、都走同一條路,他們不會管的……應該不會吧?
  
      這個墨斗心里是真沒譜兒。
  
      關鍵他不知道平時拔凌天頭皮的那些人里有沒有實力特別強的,要也是那種直接砸一千多萬進游戲來投機倒把的,突然被殺了這一出、眼睛一紅,天知道會不會不蒸饅頭爭口氣?
  
      到時候人家寧愿賠錢都要查出這幕后勢力,直接去網吧吼一嗓子,盯著那種不玩《天道》的來,一人一瓶大可樂+一包煙,什么都不用干,就建個小號開個窗口在那兒掛著,看看是誰在運貨。
  
      真要到那體量,一來他不會怕魔門、二來在工作室圈子里肯定算的上行業翹楚,話語權很足,要知道是墨斗干的、振臂一呼說以后誰跟墨斗做生意誰就是跟他不對付,那墨斗接下來的路……
  
      不好說。
  
      所謂的網游“工作室”,其實有至少70%都是一個人在家里開臺電腦拿同步器+分屏,都是個人行為;
  
      真正去辦公樓租個大房間里面擺20臺電腦、一個人盯多少臺的,很少很少。
  
      有同步器嘛,這東西有什么技術含量?招個人進來,他做了一段時間之后肯定知道該怎么做了,一打聽,一套能開32個號的設備也就萬把塊錢,用不了多久就能賺回來,膽子大點兒的完全可以找個理由自己回家單干嘛,最大的障礙就是能不能買到那外掛。
  
      一個單干了、完了還賺錢了,其他“同事”心里也癢癢,越來越多人走,工作室看在眼里……走就走唄,反正這行本來也沒門檻,不需要所謂“老手”,要真有人在他們那地方待兩三年他們還擔心到時候吵著要加工資帶壞其他“新人”呢。
  
      一個“母體”工作室,搞不好能衍生出七八個子工作室,那些人,雖然說出去單干了吧,但不管怎么說,“技術”總歸是以前老板教的,或多或少還會顧著點兒恩情,要是人家真有事上門相求?
  
      如果是牽涉實打實的利益,估計也不會搭理,但怕就怕是那種之前跟墨斗沒有生意往來的人,本來也跟墨斗沒生意可言嘛,談不上損失,不做就不做唄,當回“好人”咯,算還以前老板一個“知遇之恩”。
  
      到時候,“可能”會影響市場開拓。
  
      具體有多大?
  
      這個墨斗真沒譜。
  
      0局做事,一貫追求一個“穩”字,只要有會發生風險的可能就要去應對,哪怕說在利益方面稍微讓一步都是可以接受的。
  
      那么……
  
      把這個消息,小范圍“廣而告之”出去,行不行?
  
      等于說,把這個賺錢的門路偷偷“泄露”出去,稍微抽油減醋一番,墨斗在“機緣巧合”之下聽到了這個消息,雖然其他人覺得這東西不靠譜、但墨斗秉持著“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原則果斷出手……
  
      這劇本墨斗感覺還行。
  
      關鍵就是怎么去演。
  
      這事情背后是凌天在推手,故而墨斗也不太想讓幫會牽涉其中。
  
      除了幫會以外,能讓墨斗“機緣巧合”聽到風聲的……
  
      想來想去,墨斗感覺有兩個目標可以做到。
  
      青天藥爐、絕不讓;
  
      選擇前者,是因為他們旗下工作室多,消息面廣,隨便買通那么幾個,去一傳十十傳百,可以稍微邪乎點兒,或者可以讓他們給自己編纂出一個“股神”的身份嘛,都是做藥材生意的,這種木料行業他們肯定不敢貿然去碰,到時候消息出來了他們自己不敢做也不至于讓人起疑;
  
      至于后者……這位gm是個話癆嘛,他當初跟墨斗第一回見就扯了那么多東西,對他們幫會的人肯定更是大嘴巴。
  
      他平時就是個大嘴巴,聽風就是雨,有什么風吹草動對身邊人狂吹一通、很正常嘛,不會有人懷疑的。
  
      甚至可以玩大點兒,藥材工作室→青天藥爐→絕不讓→整個生死→整個南野。
  
      這個到時候可能要出事,不敢。
  
      還是走單線吧,先是青天藥爐,他們得到這個“消息”,然后墨斗以藥材托運的理由去找他們,順口抱怨一波“哎呀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木材價格超級高,那個藥柜可能沒法出那么快……”
  
      那如果包黑炭不往這個話題上面走呢?
  
      不要緊,他說不說不重要,只要別人覺得他說了就好。
  
      只要這個消息能在青天藥爐內部擴散開來,然后墨斗在這個節點去見過包黑炭、見完之后立刻開始準備囤貨,那不管包黑炭說沒說,那些人肯定會覺得他就是說了。
  
      這可絕不是墨斗造謠,他們自己心里要那么想墨斗有什么辦法?
  
      再來,就是絕不讓。
  
      這個可能稍微復雜一點,首先,他是什么途徑得來這個情報呢?
  
      不需要得來,通過話術,引導他說出來。
  
      而且得是在公開場合。
  
      麻煩就在于此,生死平時天天出去打架,找個借口,他們在這張地圖打嘛、墨斗“剛好”在這張地圖做采集,莫名其妙被打了,隨手幫了絕不讓A了一下,把對面壓了復活、或者干脆被對面壓了復活,反正打不過就口水咯,復活點外面(或者里面)開始聊起來。
  
      要在平時,這個戰術很簡單,但昨天冰冷剛剛出面幫劍如虹擺平了那么大一樁事,現在還沒上線呢,沒他這個好戰分子生死現在都懶得打架——不熱鬧嘛。
  
      仔細想了一番,墨斗想出了一個對策。
  
      是單線,但兩邊得同時進行。
  
      青天藥爐那邊好說,他們是有內部交流群的,用的那個軟件科技含量不高,直接用民間黑客水平黑進去就好,這個也不需要花多少時,畢竟用的是前幾代的加密手段,對0局的人而言破解進去就跟會自己家一樣容易;
  
      在線人還挺多,篩選一番,找了幾家ip沒有掛代理,然后硬件設備用的是服務器u+礦卡的洋垃圾硬件、內存還是雜牌那種。
  
      也有那么十多家,其中有4家ip都是單獨的找不到串,那應該就是單人單戶型工作室。
  
      隨便找一個唄,從軟件公司服務器直接翻他的歷史記錄,找一個前兩三個月交流很頻繁但近期沒聯系的號,偽裝好信道之后直接密了過去。
  
      “兄弟,聽說你現在是在玩《天道》?然后是在南野城?”
  
      沒第一時間回。
  
      沒事兒,其他幾家也這么干,一家一家來。
  
      沒多久,其中一家有回復了。
  
      “尊敬的客戶您好,本工作室現已全面進駐次時代4d網游《網游》,若您對本游戲內道具存在需求,請隨時聯系XXXX工作室,我們的客服人員24小時全程在線、隨時隨地竭誠為您服務!”
  
      一看就是復制黏貼的。
  
      碰上這種,那就可以肯定這個賬號是這家工作室以前游戲的老客戶,一段時間不聯系生疏了,但知道是“金主”,不敢怠慢;
  
      要碰到是以前游戲的朋友,那墨斗就只能趕緊走人了。
  
      “你是在南野?”
  
      “沒有錯,請問您在這個游戲也是出生在南野嘛?請問您有什么需求呢?”
  
      “不是,就打聽個事兒,聽說你們城市有人在炒木材期貨,是怎么回事兒?”
  
      對面愣了半天,回過來一個“?”
  
      然后墨斗就開始抽油減醋形容了半天,他也不清楚對面聽沒聽懂,沒聽懂也沒事兒,“那你們幫我去問問,看是不是真有這情況,我對這行挺有興趣,也有點兒門路,要真有人做,我倒是可以進來玩玩,你放心,錢我會給你,你說多少吧。”
  
      之前聽墨斗扯那么半天證券期貨,對面也是一愣一愣的,全程只有“啊”、“嗯”、“哦”這樣的應付,聽到說要給錢,立刻來勁了,“請您放心,選擇了XXXX,就是選擇了成功!我們一定幫您解決!”
  
      口號喊得還蠻響。
  
      然后就是要賬,但可能也是覺得自己業務不熟練吧,然后又是老客戶,怕得罪金主,這工作室也不敢明說多少錢。
  
      涉及財務,那當然還是得用自己的錢。
  
      先給個……
  
      200吧,拿其他聊天軟件發紅包過去就好,0局的人不管是誰,各個通信平臺,常備100個小號是常識。
  
      紅包給過,“有什么事情你直接用這個號跟我說就好,之前那游戲我已經不玩了,那軟件我平時也很少上……”
  
      如此一來,過一兩個鐘頭再黑進服務器把這個“金主”從那工作室的歷史列表里刪掉就行了,反正那軟件沒有好友一說,要找也不容易。
  
      一家一家這么密過去,如愿弄好了七八個,花了1000多塊,等于十多兩銀子,還行。
  
      有這么多差不多也行了,搞定。
  
      處理好這些后,墨斗默默拿手機掛上了號,出門,出租車上,聯系那家網站團隊的同時,他點開了絕不讓的頭像。
  
      “老哥,在嗎?”
  
      等了一會兒,對面回話了。
  
      “怎么了啊老弟,有什么好事要跟哥哥講啊?”
  
      聽上去心情還不錯。
  
      廢話,連著打了一個多禮拜的架,天天趕場、好不容易有一天安生,換誰心情肯定都好。
  
      說實在的,墨斗對那些個戰斗玩家是真佩服得五體投地,天天在外面打來打去的,一般人哪里受得了?
  
      “哎呀,我也想是好事啊,”墨斗很是憂郁得回著話,“但天不遂人愿咯,有件麻煩事想請老哥幫忙欸。”
  
      “等等……”絕不讓那邊沉默了一會兒,“你那邊兒怎么好像麥有點兒雜音啊?是在外面不?”
  
      嘿嘿。
  
      這是怕墨斗錄音。
  
      心情好歸好,但該防備的事情他肯定還是會注意。
  
      “在出租車上呢,我現在拿手機掛的號。”
  
      絕不讓直接換了打字,“先說什么事?我這邊也不算很清閑,要非常復雜的到時候你回去再說唄。”
  
      “回去就來不及了啊,老哥,我現在急得就像火鍋上的螞蟻欸,你不來救命我就完蛋了,要不然怎么打攪老哥你呦……哎呦你放心勒,絕不給你工作惹麻煩。”
  
      絕不讓換回了語音,“我沒那意思,你別胡思亂想,說吧,什么事兒?”
  
      “就上次那符紙嘛,你也知道的,我現在做那個生意嘛……”畢竟是在出租車上,有些事情墨斗也不太方便說那么清楚。
  
      故意含糊一點,對接下來的事情其實也有些幫助。
  
      “……中午的時候回來了嘛,有些地方我不是很放心,需要去檢查一下,但又不好光明正大去檢查,你也知道的,畢竟我這種情況……”
  
      絕不讓聽都聽懵了,“不是不是,老弟你慢慢說,你這說的我半句都聽不懂啊,我聽出來你確實急,但你急也不能這么急啊,慢慢說、詳細點兒,要不然我怎么幫你欸?”
  
      “哎呀,這個……”墨斗“為難”了起來,“不是,關鍵我也在出租車上,有些事情吧,那個、那個啊!”
  
      “哪個啊?哦,哦!”
  
      絕不讓恍然大悟,又是打字回了過來,“有其他人在是吧?打字說。”
  
      “哎呀老兄,我現在游戲里有操作欸,根本忙不過來,哪里打得了字?”
  
      “不是你這……”絕不讓也是很無語,“那你克服一下欸。”
  
      “哎呀要不然這樣,老兄你現在在哪里?能不能過來一下?你這么聰明的人,過來看一眼肯定就知道我想說什么了,你那些事情回頭我一定好好幫你搞定。”
  
      “不用,”絕不讓倒是很淡然,“我還能有什么事兒?不就掛掛機看看風景?等晚上冰冷那混小子上來了肯定要出去惹是生非的,他那個人,最閑不得了,一天少打半架都不肯,在哪兒?”
  
      “碼頭。”
  
      “不是,你在那兒干嘛?”
  
      “所以我說,你過來就知道了。”
  
      “行行行,你等著。”
  
      第一步完成。
  
      第二步,找之前聯系打藥材柜的工作室。
  
      “你們那邊做的怎么樣?”
  
      “老板您放心,我們已經在加班加點趕制了,絕對如期交貨!”
  
      “我想了一下,我這個畢竟是要擺在船艙里的,之前給你們報的數據是我量出來的,但我的尺子是自己打的,不知道跟你們那邊用的有沒有差距,你們看看,要不干脆直接到我船上來打?有些其他要求到時候我也好直接說嘛,省的要是到時候做出來有什么、額……不太合適的,也、也好說嘛,是吧?你放心,只要東西能用錢我絕對不會少你的。”
  
      對面一聽,如臨大敵,“您請放心,我們絕對是按照您的要求來加工的,絕對不會偷工減料!馬上就來、馬上就來!”
  
      第二步,搞定。
  
      第三步……其實出門之前就已經做好了
  
      這船艙……不隔音。
  
      其實本來都是密封好的,只是剛才開了那么幾個口,家里抓了只鴨子試驗了一番。
  
      聽得不是很清楚,但起碼能聽見。
  
      那更好,到時候絕不讓和墨斗“悉悉索索”談著話,外面的懵懵懂懂聽著,只能聽一半。
  
      絕大多數謠言,都是事情聽一半產生的。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