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青木仙緣 > 二十五章 竹卷

二十五章 竹卷


  不覺得已經在青木過了幾天,已經掌握了青木山的生活節奏,這天正好是初八,該到東殿去聽講道法了,這一次完了正好就把四殿輪了一圈。
  東殿的外院講堂里,坐著很多青木的弟子,當然也包括葉玄和林躍,講道的是一個年紀約么四五十歲模樣的中年人,雖然也是修道之人,可是這人的面貌看起來明顯不是那么的年輕,顯然道法和修為都不怎么樣。
  林躍沒精打采的坐在下面,旁邊的葉玄開始的時候還認真,后來也覺得沒什么意思,所講的東西都是一些膚淺的皮毛,還沒有葉玄了解的深,兩人就慢慢的等待著,期盼早點結束。
  “啊,終于完了”林躍走在庭院里伸了伸懶腰道。
  “葉玄,我說這些人還不如你,這些東西還用講”林躍搖了搖頭很是不屑的道。
  “誰都知道,就你會說大實話”葉玄看著林躍樂呵呵道。
  “哈哈哈”林躍也笑了起來。
  “雪兒,雪兒”林躍揮著手叫道,這時雪兒正好從內院里走了出來。
  見到林躍的吆喝,雪兒向兩人走了過來。
  “這幾天怎么樣,收獲還不小吧。”雪兒笑道。
  “還真不怎么樣。”林躍撅了撅嘴道。
  “啊”雪兒頭低下張著嘴驚訝道,似乎聽錯了一般。
  “林躍,好好說話”葉玄道,碰了碰林躍。
  “好著呢,這些道法簡單易懂”葉玄繼續道。
  “是好著呢,講的什么五行相生相克,和有一些簡單的行氣吐納方法,我都能去講”林躍懟了一下葉玄。
  “哼哈”慕雪兒捂著嘴笑了起來道:“你倆莫不是這幾天一直在外院聽道”
  “是呀,難道有什么不對么”林躍鄭重其事的道。
  “是沒什么不對,功法學習就要循序漸進,外院的那些末流弟子就是從這里開始的,你們當然可以從這里學到想學的東西,那是沒什么問題的。”雪兒一本正經的說道。
  “啊”葉玄表情尷尬了起來,瞪了一眼林躍。
  “噗呲”雪兒實在是憋不住了看著葉玄怪異的表情笑出聲來,繼續道:“逗你們呢”。
  “誰讓你們自以為是,以你們的水平是可以直接去內院聽道,學些高級的功法,然后進行實練就行了”,雪兒說著然后小聲的靠在他們旁道“就是去聽各掌殿道法也不為過。”
  “這樣真的可以嗎?”葉玄有點不敢相信。
  “你們現在先跟著蟬兒,去內院聽道法,若是也覺得不怎樣,就來掌殿道堂。”雪兒道。
  “怪不得看不到你們,你們都在內院,這么說你現在就是聽掌殿的道法了”林躍問道。
  “是的,好了不和你們聊了,我要走了”雪兒道。
  “雪兒能不能讓我們下午和你一起,你給我們當個引路人”葉玄道。
  “天級弟子只有早晨才聽道學法,你們不知道。”雪兒疑惑道。
  “還是這樣的操作”一臉懵逼的林、葉二人對視了一眼。
  “這樣吧,你們去后山,蟬兒在哪里修煉呢”說完手一甩那輕盈靚麗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兩人的眼中。
  本來林躍聽到葉玄的話,還心里偷了這下可以和美女們一起修煉了,這是多么令人興奮的事呀,可希望一下子就毀滅了一半,略顯得失落。
  “啃,啃”,葉玄林躍注意到有人走了過來,回頭看去原來是舒長老,兩人連忙道:“舒長老好”
  “嗯,葉玄,你跟我來”舒長老沒有任何的表情道。
  “是”葉玄回聲道,就向舒長老走了去。然后葉玄與舒長老兩人徑直的向內院走了去。
  只剩下林躍一個人,林躍思索著舒長老找葉玄能有什么事,不過舒長老雖然人長得怪,可還是很慈祥的,應該沒什么事,他本想去后山,碰碰運氣能不能碰到熟人,可一想到就他一個人,還不如回去算了,一甩胳膊就離開了東殿,向南殿而去。
  葉玄與舒長老來到了舒長老的房間門口,舒長老領著葉玄進去,掌殿的居所與天級弟子布局很相似,不過就是更加寬大,而且陳設更多,同時也因個人喜好多了些其他的陳設。
  “敢問長老找葉玄有何吩咐”葉玄站在門內不遠處問道。
  “你暫且稍等片刻”舒長老道,然后向書架那邊走去。
  葉玄聽到有開盒子的聲音,一會兒舒長老就從里邊出來了,只見手中握著一卷竹扎。
  “掌門云游之時,托我將此卷轉傳于你”舒長老遞給葉玄道。
  葉玄十分好奇雙手伸出,低著頭接過竹卷,這時只覺得竹卷上傳來一股強大的氣流,頓時有很強烈的壓迫感,葉玄也暗暗的提起氣來抵御,就在葉玄準備著,那股強大的氣流突然消失了。
  “不錯,我果然沒有猜錯,你已經六脈皆通”舒長老有點贊許道。
  葉玄這才放下心,笑了笑接過竹卷,充滿好奇的打了開來,葉玄的臉色突然變了。
  心想道:“這卷卷軸記錄的怎么是煉火訣”,葉玄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了,迅速的翻閱著,當他翻閱到中間時,“心火第三層,紫微焰境,”看到這幾個字時葉玄心向開了花一樣。
  “長老這是······”葉玄面帶喜色,問道。
  “玄天功法”舒長老回答道。
  “玄天功法?”葉玄臉色又平靜了下來道。
  “不錯,這可是青木的鎮山之寶之一,又稱為“天仙訣”,顧名思義就是修煉成天仙的法訣,不過······”舒長老看到了葉玄手上鐲子捋著胡須道。
  “不過什么,還請長老明示”葉玄道。
  “那日在大殿之上,我感覺你似乎修煉過玄天功法,否則你怎么能達到青靈焰境”舒長老疑惑道。
  “不瞞長老,葉玄家傳一套功法名曰:煉火訣,與這玄天功法如出一轍,不過只有兩層,而且第二層還有些殘缺”葉玄說道。
  “嘔,還有這樣的奇事,”舒長老驚訝道,繼續說著:“不過你的青靈焰境,已經到達后期,可不像是殘卷能修煉到的境界,難不成是你自己悟的?”舒長老斜著眼看著,更加的驚疑。
  “這個就要感謝師傅留下的這只陰陽鐲了”葉玄說著手摸著這只鐲子向舒長老看道。
  舒長老令葉玄坐在下座坐了下來,葉玄簡單的將那次與藤怪作戰的經歷簡單的給舒長老講了一邊。
  “這就難怪,不過你能參悟道這些,也說明你悟性非凡呀”舒長老哈哈的笑道。
  “長老謬贊了”葉玄有點不好意思。
  “還是掌門的眼光狠辣,竟讓能發覺你,這一切要多大的機緣呀”舒長老贊嘆道。
  “炎老那徒弟也是你幫他的,看來你也是個不錯的師傅,我們這些老鬼都自愧不如呀!”舒長老笑道。
  “長老言重了,林躍是因為服用了鍛體丹,才能進步如此之快,否則就是我在怎么教,也無可奈何。”葉玄笑道。
  “原來如此,葉玄記得好生保管此卷,萬不可丟失”舒長老道。
  “是,長老”葉玄道。
  “本來我打算遲些時日在將此卷傳你,但那日見你修為不錯,也是時候該修煉此卷了。記住不要給任何人提及今天的事,包括炎老的那個徒弟。”舒長老道。
  “是,葉玄記下了”葉玄答應道。
  “記住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都西可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這些天你先不要去西殿掌座道堂,白楓對弟子很嚴謹,你現在還不熟悉,遲些日子再去,你現在先自行研習玄天功法。”舒長老再三叮嚀道。
  “我記下了”葉玄也十分的誠懇應道。
  “好了你去吧”舒長老道。
  “葉玄告退”葉玄答道。
  看著葉玄離去的身影,舒長老感嘆,捋著胡須心想道:此子天資非凡呀,前途不可限量,能與青木結緣,實在是天大的機緣,或許青木也能因之而大放異彩。
  “掌門,你可真是獨具慧眼呀”舒長老自言自語道。
  林躍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先是喝喝水,后又躺在床上,無聊的翻來覆去,看著屋頂思想胡亂的游走。
  “這葉玄去了這么久,怎么還不回來”林躍自言自語道。
  “啊,好無聊呀”,林躍道,這要是葉玄他可不會這樣,這樣安靜正好可以好好的修煉。
  不知過了多久“吱”的一聲,這是房門的響聲,林躍從那種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的狀態驚醒了過來,一個機靈鬼翻身坐了起來。
  “葉玄回來了”林躍笑道。
  趕快起身就奔著葉玄的房間而去。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