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青木仙緣 > 第四十八章 上門欺凌者

第四十八章 上門欺凌者


  眾人眼前走出一少年來,擋在了黑瞳等人的前面。
  “是,是你!”黑瞳結巴的說道。
  “哼,真是冤家路窄,沒想到在這里又碰到了,這一次可不會讓你輕易逃脫。”那少年道。
  就在這時林祿等人才發現了,站在人群前面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他們林家的林躍,林囿這才想起自己竟然忘記了給老爺夫人稟報少爺回來了。
  “躍兒,你,你回來了”林祿激動的道。
  “爹,孩兒來遲了讓您和娘受累了”林躍十分自責的道。
  “哎呦,我的躍呀,想死娘了,快讓娘看看。”林夫人趕快跑到林躍身邊,臉上摸摸身上捏捏,真是心頭肉,小心肝兒。眼里含著淚花,同時吸著鼻子道:“瘦了,也黑了,不過變結實了,更英俊了。”
  “娘,好了,好了,等處理完眼前的事,孩兒再和您跟爹好好敘敘舊”林躍握著林夫人的手,隨后邁步向黑瞳走了過來,這時的黑瞳臉色更難看了,他沒想到林躍竟然是林祿的兒子。
  “沒想到,竟然你,你是林祿的兒子”黑瞳道。
  林祿感覺氣氛有些怪,趕忙向林悅問道:“躍兒,你們認識?”說完明顯有些緊張。
  “是的爹,還不止是認識,而且,我們還交過手了,干了一架,是吧。”林躍很是輕描淡寫的,向著黑瞳道。
  “什么?你們還交過手,什么時候的事,快讓娘看看有沒有傷到哪兒”林夫人一愣,心疼的趕快在林躍身上查看,他可是知道這黑瞳的厲害,連他家的老林都不人家的對手,林躍和他交手又豈能討到什么便宜。
  “娘,沒事的,就在今天,不過好像他的幫手倒是有些事。”林躍冷笑的撇了黑瞳一眼,向林夫人笑道。
  “什么?”夫妻兩人異口同聲,再看看那臉色陰沉的黑瞳,顯然是有些不敢相信。
  這時候嬋兒走了過來,從剛才的惡心狀態稍微緩解了,恢復了以往的散漫,走到林躍前面道:“奧!還以為誰了,原來是你這個大塊頭死賊匪,就說怎么覺得眼熟。”說完又看向林躍逗他道:“唉!林躍,這就是你的紕漏了,要不是你當時的初心大意,怎么會有這麻煩,你這不是放虎歸山嗎!嗷,不對,不對,因該叫驅狼入室,自討苦吃,嘿嘿,”嬋兒偷著笑了。
  嬋兒這么一說,本是不禮貌的,可其他人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禮貌的地方,可能是嬋兒的救援先入為主吧,可這會兒林家夫婦卻斷篇了,大幅大幅的篇章愣是一片都連不上,這林囿請來的姑娘認識林躍?這還不止看著關系好像不僅認識,而且十分的熟悉?怎么又還和這個叫黑瞳的交過手,這黑瞳還是林躍放走的,這都是哪跟哪兒?一下子腦袋里一片漿糊,他們哪能知道這個黑瞳就是孕靈山腳下搶劫葉玄他們的壯漢,就連嬋兒他們都覺得巧。
  那時林躍以一敵二,那名瘦弱男子,當時被林躍重傷,這黑瞳卻趁機使個詐,逃跑了,誰知道回去后就又領了收編林家這等任務,哪知碰巧在這里又碰到了林躍。
  “你想怎么樣?”一向不愛說話的黑瞳,這時卻開口了,臉色難看的看向林躍道。
  “我想怎么樣?哼!你腦子沒病吧!你都跑到我家里耀武揚威來了,你卻問我,我想怎么樣!”林躍冷笑的道。
  黑瞳帶來的這些嘍啰也感覺到了一絲怪異,平時他們執事可沒有這樣的神色,就是碰到了煉藥堂的舵主,堂主等人也都沒有這樣的表情,可眼前這小子,卻讓黑瞳有了一絲恐懼感,那是發自內心的。
  黑瞳暗自的準備著,隨時到來的大戰,目視著林躍,這時嬋兒激道:“林躍,這次要是再讓人跑來,那可就不是粗心大意能說的過去了”嬋兒噗嗤一笑,人不可能在一處接到兩次。
  “放心吧!這次絕不會。”林躍道,話畢林躍就向黑瞳掠了過來,黑瞳早有準備,怎敢有絲毫怠慢,藍心焰鏡的真氣早已催動到極致,林躍卻只是他那熟練的劍步招式,看到這里,林祿和林夫人不由得擔心起來。
  林夫人忙叫道:“躍呀,小心。”這狀況把林夫人看的非常緊張,心揪了起來,生怕心頭肉出點意外,林祿倒也是見過世面,開始還緊張,可看到林躍這樣游刃有余,懸的一顆心也算是靜了下來。這時候嬋兒慢慢悠悠的道:“夫人不用擔心,林躍沒問題,該擔心的恐怕是那個大塊頭”。
  林夫人看了嬋兒一眼,沒有說話,不過還是很擔心,只有誰生的誰才是最擔心的,也就是說話的功夫,只見到這黑瞳又是一招木系功法,這是氣藤術,這氣藤一出,可以擋、刺,攻擊力增強不少。看的林祿都為之一驚,心暗想道:這黑瞳果然了得,不僅心火修為不淺,竟然連這法術也習得如此的精純。他那里知道體質五行不平衡的才去專一修習法術,這樣才能將潛力提高到極致,哪里像他們這樣的人,只知道修習真力練氣,增進體質,這也難怪,他們這些凡人是有修習法術的法門。
  見到黑瞳施展法術,林躍也不示弱,突然間,勁力暴漲,黑瞳頓時感到了壓迫,只見林躍手臂上一股氣流,騰騰升起,那躍動的姿態完全就是火焰。那黑瞳的藤條觸及林躍的雙臂頓時就像落入大海的水滴,湮滅了。
  “老林,老林,你看我們躍這是怎么了,胳膊是不是著火了”,林夫人眼睛盯著林躍緊張的拽著林祿道。
  “哈哈,不是”林祿笑道。
  “你個老東西,躍都這樣了還笑的出來。”林夫人生氣的道。一旁的嬋兒也都逗樂了。
  “夫人,你不曉得,這是躍兒練就的法術,應該是一種火性法術,那黑瞳可能要吃些苦頭了,呵呵呵,沒想到他竟然也有如此本事了,還是我當時的決定······”林祿樂呵的說道,本來想說當時他讓林躍與葉玄去青木山明智,可說道一半愣是被夫人打斷了。
  “那還是,我生的好”林夫人得意的道。
  “咳,”被夫人的話噎住了氣,咳了兩下繼續道:“是是是,夫人說的是,呵呵。”林祿笑道。
  林夫人瞥了一眼林祿,發現傍邊的嬋兒,才不好意思的道:“讓姑娘見笑了”
  “沒有,沒有,我倒覺得夫人爽快、風趣,挺好的”嬋兒道。聽到這么一說,林夫人道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時黑瞳連連敗退,林躍右臂向上格擋,迅速左拳向黑瞳胸部砸去,那灼熱的氣流碰到黑瞳胸口,一聲悶響,黑瞳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向了大門的臺階,嘴角流出一絲血,黑瞳用拳在嘴角擦擦血跡,可就這一瞬間,林躍已經踩著劍步,來到了他的面前,林躍使出了火焰掌刀,就要將其斬殺。
  “且慢”這時林祿叫出了聲來。林躍轉過頭來看到了他父親。
  問道:“爹,怎么了。”
  “躍兒,放了他吧”林祿道。
  “什么?爹,放了他”林躍道。
  “是的,放了他。”林祿堅定的道。
  “不,不可能。”林躍道,顯然十分的不愿妥協。
  “我還沒死呢,我說放了就放了”林祿有點生氣。
  “喂,干嘛對我兒子大呼小叫的,想死你就死去,我兒子幫你御敵還有錯了。”林夫人生氣的道,他覺得他家林祿腦子一定有問題。
  見到林祿這么的堅持,林躍也就妥協了道:“放了可以,不過上門欺凌者,必要留下點什么。”說著掌刀一揮,黑瞳的左臂滾落倒地,那黑瞳倒也硬氣,卻沒有想象中的殺豬慘叫,只是悶了一聲,頭上的汗珠狂流不止。
  “帶著你的人,滾吧,要有下次我一定要了你的命。”林躍道。這黑瞳也到能忍,什么也沒說,就這么走了。
  看著離去的人群,林祿才道:“這種人最可怕,躍兒,你闖了大禍了。死了一個尹賢就夠棘手的,現在又······,哎”林祿搖了搖頭嘆息道,徑直向廳中走去,也沒搭理任何人。
  “躍呀,別理你爹他,娘先給你接風洗塵,奧,還有這位,嬋兒姑娘,是吧!”林夫人道,聽林囿叫道他也就知道了嬋兒的名字。
  以林祿的性格,這次他肯定是擔心壞了,他一向膽小怕事,可是這時候卻得罪了煉藥堂,這下禍根是種下了,而且黑瞳的舉動也實在讓他狐疑。
  這時候葉玄與慕雪兒早已經在葉家坐了大半天了,葉玄也大致的講述了自己上山學藝的事,也了解了云萊鎮這段時間所發生的的事。
  “什么?爹,你是說才一個月?”葉玄很是驚訝的問道。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