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青木仙緣 > 第八十二章 離開

第八十二章 離開


  “葉玄,等等”慕雪兒突然扯著葉玄輕聲道。
  葉玄看了看慕雪兒微微一笑,一個聲音進入了雪兒的腦海,他知道雪兒現在擔心的是什么,怕他萬一進去陣中被這老妖怪給牽制住了,更有可能被奪了身體,那么就不僅僅是惹來麻煩那么簡單,甚至會由此而傷及性命,所以才告知了雪兒讓她寬心。
  聞言突然間雪兒眼睛一亮,這才將手放開,看著葉玄離去,那人也很是奇怪的,這兩人到底搞什么鬼。
  葉玄剛一入陣中,四面就騰起一層白色的霧氣,慕雪兒看到這種情況,心里也擔心了起來,兩手緊握著,緊張不已,葉玄卻沒有任何舉動,靜靜的站在那里,在他的眼前,這片迷霧中已經幻化出了很多景象,不過這些景象卻沒有一個讓葉玄迷失心智。
  此陣名為驚魂陣,顧名思義,就是驚人魂魄,這也是此陣法的獨特之處,通過這陣法擾亂人的心神,當心神不寧,六神無主之時,魂與魄也就是最有機可乘之時,這時候主魂就失去了保護,操作陣法的人就由此就可以趁機將自己的一絲意識侵入這入陣者,從而可以窺探這入陣者的記憶空間,從而找出他的心中的最脆弱之處,幻化成致命的景象,讓人隨著設陣者的思維而動,徹底處于被掌控狀態,不過此時的神秘男子卻沒有那種掌控別人的瀟灑和自信,而是一種疑惑。
  “奇怪,這年輕人身上怎么有種奇怪的靈魂味道,像是覆蓋著一層紗,怎么也看不清,這么的朦朧”這是神秘男子在自說自話,他的一絲神識已經進入了葉玄的記憶空間,不過讓他意想不到的是,葉玄的意識空間好像是被一些奇異的能量給封住了,而以他現在的這種狀態,打破這樣的封鎖的能力顯然是不夠的。
  “咦,那是什么,怎么會是橙色的封印!”神秘男子在葉玄的記憶空間游走著,突然間發現了一處和別處不同的記憶封存能量。
  出于好奇,他試著向那能量封印出走了過去,走過去一看,一個橙色發亮的圓球狀東西被懸在空中,里面包含這模糊的畫面碎片,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當他手向那物體摸去時,還未到尺許距離,就被狠狠的刺痛感給擋了回來。
  “嘶,這里面竟然有這么強大的陣法,看此陣至少是地級陣法,難怪這小子能這么自信的破陣,看來他一定來歷非凡,身上有著許多秘密,就是不知是怎樣的人封印了這東西,這個到底是什么。”男子眼睛大放光芒,他也是越來越好奇了,不過他雖然發現了這些,可是作為葉玄自己,他卻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將自己的記憶大部分封印,這一處記憶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不過他來到這個世界不足二十載,他怎么能能知道自己的過往呢。
  就在這時,葉玄緩緩的凝聚了真力,突然將眼露光華,一股能量波,把他的眼前一切幻想給震破,也就在這時,他腦海空間中的那個入侵者,像是被颶風卷起一般,被他從從空間中給硬生生的脫了出來。
  “哎呦喂,你這個臭小子,也不能溫柔點,特別是對待我這種俊美帥哥。”那神秘男子靈魂身影被震得連連后退,差點跌倒,一副驚魂未定的姿態,手在胸前拍了拍,長長的出了口氣。這話一出,原本緊張的慕雪兒這會兒才松了口氣,葉玄沒事,她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落回到肚子里了。
  “嘿嘿,前輩莫怪,小子一時沒收住力,還望見諒。”葉玄笑道。
  “什么,前輩不前輩的,叫我薛大哥,我可不想被你叫老。”神秘男子道。
  “啊,咳咳,薛大哥?”葉玄有點尷尬想笑,卻忍住了。
  “喂,小子,你找死是不,你在取笑我是不是!”男子目光斜視有些生氣。
  “沒有,沒有,小弟怎么會取笑薛大哥你呢,憑借大哥你的相貌,要是不給別人說,還的確就像是我們只長幾歲”葉玄道。
  “那是,想我薛青山,當年,那可是·······”“誒,我給你說這些干什么呢,真是沒勁,喂,你叫葉玄是吧?”薛青山問道。
  “是的,小子,葉玄,不知我們之前的約定,前輩可還記得”葉玄突然話鋒一轉道。
  “記得,當然記得,你的能力的確不錯,看在這么短的時間破陣的份兒,我就成全你,不過,你說的茯苓果的事,不會變卦吧!”薛青山道,眼中閃現著渴望的光芒。
  “小子當然不會食言,只要前輩·········,薛大哥出手,茯苓果我自會奉上。”葉玄道,臉上露出謙和的笑。
  “好,我就冒險相信你小子一次,你們跟我來吧!”薛青山道,引著兩人向那邊的門口走去,心道:“這家伙小子,小子的自稱,恐怕自己還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這比起那些隱修的老妖怪恐怕都有過之而無不及,葉玄是吧,本公子可是賴上你了,我一定要看看你那里,封印的是什么!”薛青山自說自語,人常言好奇害死貓,可是要是沒有了好奇,那也就失去了做事的動力。
  這時慕雪兒靠近了葉玄,瞥了一眼,一個聲音進入了葉玄的腦海意識空間,兩人進行著交流,
  “雪兒,怎么了?”葉玄問道。
  “葉玄,你有沒有覺得很奇怪,他剛才那番態度,和先前可是大有不同”慕雪兒謹慎的道。
  “的確是,你是懷疑他有什么陰謀是吧!”
  “我的確有這樣的懷疑,雖然你之前在破陣前種下了靈界,能窺測他的殺念,雖說那時沒有發現他的害人之心,可是······”葉玄之前真力的釋放其實是將自己的靈識注入在了真氣中,不然也不會發現薛青山,而且依靠這種靈識可以探知到布陣人的善念和惡念,雖然不能知道他們的想法,但這種善惡之意還是能很好地感知,葉玄打斷了慕雪兒。
  “可是他那種老妖怪,心機深著呢,也許有什么特殊方法,之前有所察覺,故意壓制了惡念,就是讓放松警覺的,你是想說這個吧!”
  “不錯,我們不得不防呀!所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雪兒,你放心,雖然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改變了態度,不過依我現在的修為,他想傷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向你保證一定會帶你離開這里的,倒是你要小心些。”葉玄道,聽到這話,慕雪兒心中一股暖流,暗暗的說了句,葉玄謝謝你,不過葉玄是聽不到的。
  走到了石門口處,薛青山回過頭來,看了看葉玄兩人,突然間發現,慕雪兒竟有些憔悴之色,他以為慕雪兒是緊張所導致。
  “丫頭,你緊張個什么勁,難道怕我背地的陰你們一把?看把你緊張的樣。”薛青山很是不屑的道。他那里知道雪兒這是消耗過多導致的,她的修為尚淺,不像葉玄,所以剛才那一會兒的交流,她的精神就已經很吃力了。
  “沒有,薛大哥見笑了,是小女子修為尚淺,感覺到這里的一股壓迫感而不適。”慕雪兒道,這里的確存在一種壓迫感,但這不是力量上釋放出來的,而是意識界的精神力。
  “你,察覺到了,怎么可能?”薛青山道,這種精神力那可是紫微焰境的才能產生共振的,慕雪兒明顯是沒有到達這個修為層次,所以他才吃驚,本來慕雪兒是察覺不出的,只是剛才消耗過多,所以現在一有外部沖擊她就能感知到,也就正好作為借口了。
  “薛大哥,我沒猜錯的話,這道門是靠精神力封鎖,想要打開也就只能靠精神力破解。”葉玄道。
  薛青山,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葉玄,這個秘密可是他花了好多年,直到他變成靈魂狀態才破解的,不然他早都出去了,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靈魂狀態,可是這個葉玄一語道破,他的那個心臟呀!不過還好他已經變成靈魂狀態沒有心臟了。
  “看薛大哥這表情,應該我猜對了,而且……”葉玄故意拖長
  “而且什么?”
  “而且,我說出來薛大哥可不要生氣”葉玄詭異的笑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小子要放什么屁,你就是想說我笨,悟性低,到死才破解的這石門的陣法,是吧?”薛青山道,葉玄沒有說話,只是微微一笑,薛青山有接著說:“話說回來了,好像很漂亮的人反應都是偏慢的,本公子就是這樣了,你說我說的對吧,小姑娘!”說完薛青山捂嘴一笑。
  “啊!”葉玄慕雪兒眼睛睜大了幾分,對看了一眼,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從他嘴里說出來的,竟然有這么不要臉的人,夸自己的假話都能說的這么冠冕堂皇。
  “啊什么啊,小子別磨蹭,快來幫忙”薛青山叫道,慕雪兒也逗得樂了。
  葉玄走了過去,兩人一左一右,看著石門上布者奇怪的符文,薛青山叮嚀一番,兩人手中結上奇怪的印,同時向石門按去,那流出的精神力氣流灌注到石門山,只見石門上的一個個符印慢慢的閃動,最后全部都亮了。
  “快,將真力注入中間的圓形石盤中,向下轉動”薛青山道,慕雪兒聽到剛要邁步,葉玄一手早已騰出放了上去。
  “你小子還挺謹慎的嗎!”
  “彼此彼此嗎!薛大哥不也是有所保留嗎!”葉玄道
  兩人都呵呵一笑,心照不宣,慕雪兒這才意識道自己的魯莽,突然想起來剛才那句話,“果然漂亮一點兒的人腦子都不好使,看來這句話果然很適合我”。慕雪兒自思道。~
  葉玄一開始就察覺到,這石門雖然精妙,但一人足以破開封印,其實這只需要最后葉玄出手就行,用真力打開石門就可以了,薛青山是靈魂體,沒真力,只有靈魂的精神力,他開不了石門,但他前邊沒有一人去做,這說明他有戒心,當然葉玄也不傻。
  當門開起的時,他們個個都如釋重負,從這里能看到不遠處的一道亮光,這門的后面是一條通道,通道不是很長,他們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點點頭小心的向著前邊走去,而那門也輕輕的自己合上了。隨著薛青山他們的離去,這里的黑氣,也破成一縷一縷,但卻沒有消散,而是向地下滲去,他們誰也沒有發現。
  在茅草屋的外邊,早已經午時了,葉玄已經進去了四個時辰了。林躍嚴松他們早已經到達了這處秘地,遠遠的躲避著,觀察這邊的動向,畢竟葉玄他們進去的時間不算長,也許就要出來了,根本沒有什么意外。而且從這里的情況看,一切都很正常,沒有絲毫的緊張氣氛。
  “嚴師兄,我們要不要動手救人”;蟬兒有些緊張的道。
  “再等等吧,你們看這里,”嚴松指著那巡邏的道“雖然人手防備的很足,可是他們都是一副閑散的姿態,葉師兄應該沒事,也許我們多慮了。”
  “嗯,不錯,要是葉玄他們被發現了,這會他們應該戒備森嚴,神色緊張。”林躍道,也回頭瞥了一眼嚴松,他沒想到這位嚴松師兄,竟然這樣的心細,這么小的細節都逃不過他的眼睛,要是他們肯定就冒冒失失的下決定了,心中暗暗的贊嘆,果然是舒長老最得力的助手。
  “好,我們再等等”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