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青木仙緣 > 第一百零二章 最后一人

第一百零二章 最后一人


  得知葉玄的方案后,葉真也是有些猶豫的,不過出于對于云萊鎮的考慮,他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于是在宗內將此事提出討論,沒想到他所擔心的事情并沒有發生。
  本以為這樣的事沒有人會同意,加之他也聽取了葉玄的提議,也一并將焰火修煉之法作為宗門的一大獎勵,沒想到這些宗門之人,不但不擔憂這所謂的慘痛代價,反而一個個欣喜若狂!當證實的確有很多人自愿嘗試,葉仲急著來報。
  “葉仲,你沒聽錯吧!”葉真疑惑道。
  “宗主,沒錯,他們都是自愿的,十分踴躍!”葉仲道。
  “該不會是,這些人家主們,沒有將厲害給他們說清楚,他們并不知這里的害處!”葉真細問道。
  “他們都是知道的,并無遺漏!”葉仲道。
  “這就奇怪了!”葉真道。
  “其實要不是我并非木性體質,不能遴選,否則我也是不會猶豫的!”葉仲道。
  “奧,你也想?”葉真道。
  “對呀,宗主,您想,雖然此事說是有很大的風險,但是,也會有很大的益處,且不說心火修煉之法作為獎勵,單單憑借這凝聚的焰火之氣,就讓人甘心冒險,有了焰火的凝聚,雖然修為也許不再精進到您那個層次,可是這幾百年來又有幾個修煉出焰火之氣的,就算是從此后,一輩子就藍心焰境了,那也比現在的修為強上百倍,所以這益處多多,而這所謂的風險,在我們看來根本就不是什么風險,我們哪敢奢望那些層次!”葉仲道,的確這樣的機會這些弟子誰都不想錯過,那可是這些做夢都向往的境界。
  葉真這才明白,他是以己度人,想錯了,別人怎么可能如同他一樣,光是這第一層煉火訣,那就是何等的隱秘、珍貴,別人怎能如他們一樣這樣輕易的修煉到。
  “此后,宗門之內也會分為內外兩門,對于品行俱佳著便可有機會,入內門獲得這焰境的修煉之法,玄兒說的沒錯,我們是該改改規矩了,否則下一次出現如煉藥堂這樣的勢力,我們葉家就真的不存在了!”葉真道。
  由于沒想到有這么多人的參與,最終葉真他們也只選了八個資質不錯之人,這日一大早便聚集在了葉家后院,這里是葉玄平時練功的地方,一般地位的人是進不到這地方的,陣法已經在薛青山的指導下布陣完成,這時只要這些人入陣,葉玄與嚴松便可施展他們手中的法器嘗試為他們打通經脈激發焰火之氣。
  “玄兒,這八人便是此次眾人中選出的最為出色之人,由于沒有仙家的法器,所以我們只能根據體質判斷,所以也不能保證這八人全都是木屬性體質最突出的!”葉真道。
  “爹,這個您不用擔心,只要能在這幾人中選出四人便算成功了!”葉玄道。
  “嗯,那就開始吧!”葉真道。
  現在的嚴松也已經恢復,林躍,慕雪兒,蟬兒也在一旁,隨時準備幫這些人凝練心火那一絲焰氣,這八人分站著陣法的不同的八個方位,葉玄與嚴松居中,從上邊看去這八人與葉玄嚴松剛好成九宮格,葉玄兩人居中,有是一個太極圖,這十人剛好行成一個九宮八卦太極圖,這也就是此陣法的奧秘。
  慕雪兒等人先是幫助嚴松催動陣法,然后嚴松才將仙木之氣分散到八人身上,隨著這仙木之氣的侵入,這八人都進入了恍恍惚惚的狀態,這時葉玄也催動龍藤木,這一次他沒有阻止龍藤木,任由龍藤木去吸收他的靈力,而且連他的真力也都吸收了,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刻鐘,兩刻鐘,那龍藤木像是永遠吃不飽的嬰孩,這時葉玄已經覺得身體有些空虛感,慕雪兒也看到了葉玄變得慘白的臉色叫道:“葉玄,快住手!”
  葉真也注意到了:“玄兒,夠了,快停手!”
  葉玄也終于覺得自己挺不住了,心道“難道這就是我的極限?”于是就停了手,此時他已經倍感疲憊,趕緊取出一顆丹塞進嘴里補充流失的真力,吸了葉玄靈力和真力的龍騰木,變得更翠綠了一些,在嚴松仙木的引導下,向四面八方散發著一絲淡淡的紫氣,這些紫氣環繞著這些人,向身體里滲透著,現在就只有等待了。時間要比前天嚴松要持續的時間更長,這會兒的嚴松也都略感疲憊,雖然他只是作為引導。
  終于有些人睜開了眼睛,脫離了渾渾噩噩的狀態,但從這人眼神中看出,他們顯然是失敗白,只有一人面帶喜色,此人就是那個被稱為老七的兒子,葉強。
  “葉強,你突破了?”也真問道。
  “宗主,我不敢決定,但是我覺得身體現在好像很需要力量,而且丹田一股暖流,但是就不知往哪里流。”葉強道。
  “快過來,盤膝而坐,我來幫你!”葉真道,那葉強遵照葉真的話,葉真催動青靈焰氣幫他在體內凝聚那一絲微弱的焰火之氣,此番消耗頗大,不過總算沒白費,勉強的凝聚了一絲焰火之氣,這也總算是有了修煉焰境的資本了。
  而后來也有兩人成功,林躍也幫他們凝聚成功了,就等待最后一人,這是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女,杏仁眼,柳葉眉,一個發髻長發披肩,膚色雖不如慕雪兒白皙,但也出落得亭亭玉立,隨著一絲絲的紫氣散盡,女孩還是坐在那里不動,葉玄,嚴松收起了仙木。
  “還是有些可惜,差上一人!”葉玄道。
  “這已經不錯了,能有三人,已經算是不易了!咦,玄兒,她怎么還不見動靜,莫非受傷了?”葉真道。
  “應該不會,這小姑娘是誰呀,爹,您好像挺關心她的!”葉玄道。
  “奧,他是你仲叔的女兒,妙兒,你仲叔也真是的,竟舍得?哎”葉真道。
  就在這時那叫妙兒的姑娘身體抽動了起來,見到這一幕葉玄也覺得不對。“不好,她像是走火入魔了!”葉玄急忙躍下去,這時慕雪兒當下他道:“還是我來吧!”
  “也好!”葉玄道,這才意識到男女有別,慕雪兒是最好不過的。
  慕雪兒當時服用鍛體丹時也是身體灼熱難當,有走火入魔的風險,所以這些處理起來她有經驗,故而也沒過多久慕雪兒也就幫著妙兒壓制住了。
  “好了,我幫她壓制住了,現在也凝聚了一絲焰火之氣,不過她好像身體體質有點弱,我剛真力進入她體內,似乎五行調和均勻,應該也是也同我們一樣是五行均衡的屬性。”慕雪兒擦了擦汗漬道。
  “謝謝你,雪兒,否則真的就有些對不住仲叔了!”葉玄道。
  這時那女孩才調息完成,就向慕雪兒道:“姐姐,謝謝你,否則妙兒就要和這個世界告別了!”一個溫婉憂郁的聲音道。
  “不用謝,舉手之勞而已,你叫妙兒,很好聽的名字,記住好好養好身子,你可是資質很不錯的,焰氣純正!”慕雪兒道。
  “真的嗎,姐姐!”妙兒高興到,她一直認為自己身體不好,沒什么資質,別人都說她聰明資質高可,她一直都認為那是因為他爹,別人奉承安慰她的,但是像慕雪兒都這樣說了,這那就是真的,她認為慕雪兒不會騙她,因為她感到了她的強大。。
  “是的,我可沒騙你的必要奧!”慕雪兒道。妙兒也是樂極了。
  終于這陣法之人已經算是有著落了,接下來也就該是葉玄回青木的時候了!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