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超次元卡牌對決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存在的意義

第五百二十一章 存在的意義

ntent
  
  輝夜,路西法。
  
  這兩者之間會有什么關聯?
  
  如果以圣徒和那幾位大天使之間的關系來推測,當然事實上刃心和耀光等人現在也只能做到這一點。
  
  假設無論路西法這個角色有多厲害,只要打敗路西法之后,路西法就會回到輝夜的卡組,如此那這對于惡魔陣營來說,反而是好事情。
  
  擁有“七宗罪”的全部陣容,這種狀態之下的輝夜,是不是完全形態已經不重要,毫無疑問,這個時候的輝夜就是最強的。
  
  換而言之,要是打敗了路西法的同時,又能得到輝夜的加入,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情,前提則是,事件的發展要按照這種預想來才行。
  
  那在此之前,恒星天又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
  
  “說起來……”
  
  耀光一邊說著環視四周,這個時候也才注意到了周圍:“這里就是恒星天了啊。”
  
  刃心的話再度將其他人引向當前面臨的主要問題,對應呂玲綺和穹的事,就真的是刃心的私人問題了,哪怕在某種程度上并不能完全算是刃心一個人的事情,卻是對比到達恒星天之后的任務,之前的突發事件就是小插曲的程度。
  
  呂玲綺和上杉謙信這個時候也注意到了四人眼下所處的環境,刃心則早就已經開始留意到,事實上他從一踏入這片土地就已經開始試圖觀察,奈何耀光和謙信對他的突然發難,還是挺致命的吧,否則若是無關痛癢,刃心根本無需在意。
  
  有趣的是,等到耀光,上杉謙信,還有呂玲綺都被刃心的話語引開之后,三人都不再關注的事情,刃心反而依然多少有些感到難以釋懷。
  
  人在很多時候,身不由已就是因為很難控制自己。
  
  耀光的話剛才是給了刃心很大的沖擊的,這點需要承認。
  
  當耀光說出她一直都在的時候,這種論斷對刃心來說無疑是一個很沮喪的消息,失落和失望,乃至于絕望都已經不能形容什么。
  
  她可是刃心的希望,刃心的目標,是刃心,一直試圖要拯救的對象,可如今,她不需要?
  
  他從始至終都沒有被需要過,這種回應才是刃心不可能接受的。
  
  刃心做了這么多,一路從三國踉踉蹌蹌的走過戰國,來到世界之樹于天使和惡魔之間苦苦掙扎,就只是為了得到這樣的一個結果?
  
  可能現在的她已經不是刃心的全部,可依然占了很大一部分,如今這一部分的落空,可是相當于差點就要了刃心的命了。
  
  但圣徒,是見過她的吧,她當時就在土星天,而對刃心避而不見,又或者,如果只是單純的,由天罪作為中間傳達的消息?
  
  可天罪為什么會知道那么多?
  
  這兩人的事情,至少刃心可從來沒有告訴過其他人,任何人,哪怕是玲綺也好。
  
  不……
  
  刃心的心中直搖頭,不禁感嘆著,他真是沒救了,這種時候為什么還在找理由為她推脫,事實耀光明明已經說得非常明白。
  
  敵人。
  
  這個定位現在是沒有錯的。
  
  因為在世界之樹,在天使與惡魔的陣營大戰中,必然是要最終決勝出勝利一方的。
  
  而這一方,不管是天使還是惡魔也好,那剩下的一方呢?
  
  刃心可以為她做到很多事情,很多很多,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只要她一句話,但這所有的事情,包括了生命?
  
  不。
  
  至少不包括呂玲綺的生命,而就算是他的生命也好,現在他的生命,不是他的生命,而是呂玲綺的,耀光和上杉謙信作為盟友,同樣有著二分之一的發言權,而三人之間,這兩人要是占兩票,那就是三分之二的比例,2:1的局面。
  
  這樣可怎么看,刃心都是輸定了的樣子。
  
  “這個鬼地方都出都是火焰和巖石,怎么看上去就像是地獄一樣……”
  
  耀光嘴里不斷的碎碎念,刃心這時也看到了周圍不斷翻滾著巖漿的火山口,巖石與火焰,以及空氣中都濃烈彌漫的炎熱氣息。
  
  這種炎熱和呂玲綺的熾熱不同,至少刃心從中感受到的只有干燥與灼熱。
  
  同時還有一些孤寂和不安吧,如果說還有恐懼的話,這種四下無人的大氛圍下,這就是恒星天所詮釋的地域場景了。
  
  而這種地方,刃心和耀光,還有呂玲綺和上杉謙信顯然是第一次來,不得不說是令人印象蠻深的一個地方。
  
  到達天堂之前,要先走過地獄?
  
  “誒!”
  
  這時耀光再度發出驚呼:“對了!我們來這里是要干什么來著!”
  
  耀光再度問的這個問題令人感到莫名其妙,刃心聞言也是有些不明所以:“找到輝夜和路西法?”
  
  “對。”
  
  但耀光這么問,顯然又不是說明他忘了這回事,而是有其他的意思:“然后呢?”
  
  這個然后卻是問到了重點上,而這么一想刃心也是奇怪:“然后?”
  
  呂玲綺這時則緩緩開口:“打敗路西法?”
  
  “還有輝夜?”
  
  刃心的確是這么想的,但呂玲綺突然這么說出來,刃心一時心里也是感到有些很微妙。
  
  “主要的還是邀請輝夜加入我們吧。”
  
  上杉謙信這個時候發聲,謙信一邊沉思,一邊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其他的東西:“也就是說輝夜現在也在恒星天。”
  
  眾人的注意力這時便從恒星天很快轉到了當下的問題上,對于怎么找到輝夜和路西法,眾人現在可是毫無頭緒。
  
  刃心也沒有,而刃心隱約覺得,或許這一次還要靠耀光和謙信,因為他和輝夜之間,說實話可能還真有一點小問題的。
  
  刃心當下疑問道:“謙信公想到了什么?”
  
  刃心無疑算是刻板的人,因而當他這說的時候,上杉謙信面上首先閃過異色,隨后才說出自己的想法:“我和耀光可以感受到存在于恒星天中兩股很強的力量源頭,只是不知道應該選去尋找哪一個。”
  
  謙信搖頭,耀光這時說出了自己的原因:“沒錯,所以我才會問刃心,因為遇到了選擇啊。”
  
  耀光說著分別所有示意著北方和南方,無奈繼續道:“路西法,還有輝夜。”
  
  “刃心要選擇哪一個?”
  
  選擇。
  
  突然的,刃心就再一次的面臨選擇,刃心見狀疑惑道:“要我選?”
  
  耀光接連點頭微笑道:“嗯嗯!”
  
  “幫我們解決掉這種麻煩的事情,這就是刃心存在的意義啊!”
  
  耀光還真是毫不掩飾就能說出這種話,而這個所謂的我們,刃心看一看,包括了呂玲綺和上杉謙信的話,這三人看刃心的目光,其實他的壓力還是很大。
  
  ntent
  
  超次元卡牌對決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