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祖師爺的無上宗門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枯老

第一百一十四章 枯老


  “慢著,這枚果實我要了。”
  正當陳塵準備將天羅果收入藏戒,一道聲音冷漠闖來。
  陳塵望去,聲音的主人是一個紅發青年,面容陰馨,雖然看起來身體單薄,可身上的氣息沒有讓眾人小覷。
  “今天見到大人物了!九幽學院內院長老一一狄元正!”有人認出青年的身份,低聲道。
  “看起來是個青年模樣,卻是一個一百多歲實打實的強者!”
  “而且這狄元正好像還不是修煉靈道,而是法道,修為五階巔峰魔法印師,堪比邁玄上境巔峰。”
  “狄元正想要這天羅果,看來得拱手相讓了。”
  陳塵臉色一變,目光看向狄元正,“傻逼,滾。”
  嘶!
  在場的群眾驚呆了,那么直接嗎?!
  居然敢對一位五階巔峰的魔法印師這般,邁玄巔峰一下能有多少?而這小子就是其中之一!
  “哈哈哈。”眾人尷尬的情況下,陳塵身旁的老者忽然一笑。
  “老東西,你笑什么!”狄元正臉色微微泛紅,旋即手掌緊握,一狠狠青筋凸顯。
  對于狄元正的話,老者似乎當做沒聽到,繼續笑著。
  “老頭,去死!”
  狄元正臉色陰沉,體內的元素力量匯聚成一道矛臨近老者。
  然而,面對著這等凌厲攻勢,陳塵冷笑一聲,腳步猛的一步踏出,其身體幾乎是在霎那間變成青色,一股可怕的力量在體內迅速傳播。
  而在陳塵身體涌上青色時,陳塵雙掌微曲,陡然而出,竟是直接一把生生的將那泛著凌厲殺與的鋒利長矛抓進掌中!
  咔嚓!
  下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五階巔峰魔法印師的一擊,居然被一個邁玄中境輕易擊碎了!
  “你們是什么關系?”狄正元眼中掠過一抹錯愕只色,旋即臉色陰沉道。
  “沒什么關系。”陳塵隨意到。
  聞言,狄正元的臉色更加難看,“那你為何幫他?”
  “可能是閑得無聊。”
  閑得無聊!
  圍觀的群眾更加無語,誰會閑得無聊去得罪一位魔法印師!而且,還不是散修,一位三品勢力的內院長老。
  此等身份,在天風七木就是橫著走的級別。
  “哈哈哈。”老者忽然又是一笑,緩緩道:“你這個小娃娃挺有趣啊。”
  此時狄元正不再動手,他十分清楚現在的情況。在這殺人肯定會驚動東元城的城主,不能參加拍賣會都是小的,帝朝與百宗聯盟是對敵,說不定會為了賞賜而將自己擊殺,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老頭,還有你這個小子,出了東元城我讓你生不如死。”狄元正冷哼一聲,以他的手段與勢力,出了東元城殺了他易如反掌。
  拂了拂衣袖,狄元正轉身離開,身旁的那些邁玄境層次的魔法印師也隨之離開。
  對于狄元正的狠話,陳塵只當做是廢話,每一個說過這種話的人,多半都是撐不過三章的炮灰。
  望著老者與陳塵遠去的背影,眾人驚訝。
  “臥槽!就這么容易地得罪一位三品勢力長老了?”
  “大人物的世界我們不懂,因為一個果子就結仇了,這也太得不償失了。”
  “強者之間都是利益,一小點利益都會引起仇恨。”
  交易大殿的西側。
  老者慈祥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子陳塵。”陳塵抱拳道,“前輩怎么稱呼?”
  “叫我枯老就行了。”
  枯老滿意地點了點頭,“不卑不亢,是個修煉的好苗子,你此番也是去那遺跡吧?”
  “正是。”
  打量了一眼陳塵,枯老道:“雖然不知道你得了什么機緣,邁玄中境氣息就足以抗衡邁玄巔峰,可那四大公子都不是簡單的天才,以你的修為想要脫穎而出有點難啊。”
  陳塵一笑,“所以晚輩才來這東元城,想要買那顆二紋中乘的丹藥。”
  枯老并不打算多問。
  二人繼續繞起了交易大殿,陳塵路上也在調用系統查看枯老的信息。
  答案無一例外,全都是【無權查看】。
  經過這么長時間的系統規則摸索,陳塵逐漸明白了無權查看的意思。加入自己的境界只有淬體境,那最多查看邁玄巔峰強者的信息。二如今自己邁玄巔峰,也只能查看天玄境后期強者的信息。
  走著走著,枯老忽然躺在一個柜臺前。
  柜臺中,是一個玉做的琉璃葫蘆,三種色彩顯得格外絢麗。
  “就是它。”枯老點了點頭,叫來了掌柜。
  聽到有人想要邁玄這個葫蘆,掌柜小跑而來,說道:“前輩想買這個玉葫蘆。”
  “沒錯。”枯老答應道。
  “看來您也是被我的宣傳給吸引了,這個琉璃葫蘆是我一月前從風狼草原地中找到的,根據專業收藏古董的前輩說,這是四千年前的古董。甚至其中還有滿滿一壺的玉酒,有了這琉璃葫蘆的封閉,到現在還依舊甘醇。”掌柜孜孜不倦地介紹道。
  陳塵吃了一驚,因為這掌柜并沒有說錯,自己方才查看,這個琉璃葫蘆還真是四千年前的古董!
  這琉璃應該是玉玄琉璃,否則不可能有保存玉酒新鮮的作用。
  “售價六百萬兩黃金,您看,是否需要?”掌柜急切道。
  雖說是古董,但加上這玉琉璃也不過四百五十萬兩黃金,只因為其中的玉酒是四千年前的,一些老者應該會喜歡,所以才標那么高。
  而放出消息一個月,倒也陸續來了幾十多的人,可無一例外地都嫌貴,眼前的這位老者看起來那么感興趣,成交的記錄應該很大。
  枯老皺了皺眉,藏戒幽光一現,搖搖頭,沒打算購買。
  陳塵問道:“枯老,您不是很感興趣嗎,為什么不要了?”。
  “出門本來帶來足夠多的靈石,結果因為一些事耗了一些,只剩下五百四十多塊了。”雖然對玉酒很感興趣,可因為靈石的原因,枯老只好放棄。
  “區區六百塊靈石而已,我幫您付。”陳塵既然做好人,就沒讓老者拿出那五百四十多靈石湊在一起,豪邁地拿出六百塊靈石,交給了掌柜。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