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無限之看見未來 > 第二十五章 可憐的依蓋隊

第二十五章 可憐的依蓋隊


  “林風,看你的樣子比以往強大不少啊,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還有奇遇?”
  看到林風干凈利落的秒殺兩個依蓋隊雜兵,林克稍微有點驚訝。
  “呵,強是強了不少,但比起你還有挺大的差距。”
  林風回了句,他之前可是悄悄地使用過多蘭鏡片觀察過林克額實力,最后居然沒有得到結果。
  這意味著什么?到目前林風探測不出結果的也只有自己的師傅易大師了。
  當然這并不是說明林克和易大師處在相同的等級,但是也足夠表明林克的強大了。
  至少不是眼前的這個依蓋隊干部能夠抵擋的,他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也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那我們來比一比,誰殺的依蓋隊成員更多,如何?”
  “不要,沒意思,你比我強太多了,說不定我一答應你就將他們全都秒殺了。”
  林風比較理智,林克這家伙沉睡了一百年,寂寞的很,巴不得找法子讓他出糗,說不定又有什么歪主意。
  “哈哈,你多慮了,我將實力壓制到和你等同的地步。怎么樣?”
  林克手起劍落的殺掉一個近身的依蓋隊忍者,頭也不回的笑道。
  “那行!”
  林風反正沒有啥虧的,賭一賭又何妨。
  “可惡,這兩個家伙居然不把我們放在眼里,不行,這家伙的實力居然這么強,我們怎么可能是對手?得想個辦法。”
  Z干部看著即使降低實力到一階頂峰的林克,殺起他們的成員來也是沒有絲毫的阻礙,頓時就知曉了林克的棘手。
  林風的戰斗比起林克來無疑要粗暴簡單的多,他就是一個字,干!
  無極劍道一開,每次攻擊總能夠附帶大量的額外真傷,每一劍下去,必有一人深受重傷。
  當然,這些個忍者確實有幾分忍者的風范,時常能夠從一團火苗中消失又出現,躲避開林風的傷害。
  這正是依蓋隊成員特有的技能-火焰跳躍。
  這個技能能夠輕易的讓他們在身體周圍幾米的范圍之內生成火焰,身軀可以輕易在火焰之間跳躍,最關鍵的是這個技能消耗比較小。
  有些東西一多起來還是有些麻煩的,這些依蓋隊就是最好的例子,幾個人組合起來就是一個小隊。
  有人專門負責吸引仇恨,有人專門負責輸出,每人再搭配上特有的火焰跳躍的技能,可進可退。
  相比較林風這邊較為困難的戰斗場面,林克那邊就要輕松許多。
  林克根本就不在意依蓋隊的火焰跳躍攻擊,每次當有攻擊要落到他身上的時候,他總能舉起自己的盾牌將所有的傷害擋下。
  在林克那邊,根本沒有人敢和他近戰。
  之前有兩個忍者和他近戰,都被他的完美格擋盾反出巨大的僵直,被他幾劍下去直接戳死。
  所以這些忍者干脆玩起了遠程,人手一把弓箭,站在遠處不停的射箭。
  林克沒有絲毫的意外,強大的控場能力發動,總能夠輕易的預判到即將到來的攻擊,每一箭都擦著他的軀干飛過,十分的極限。
  相比于林風用傷換取攻擊的機會,林克更像是在花叢中翩翩起舞的蝴蝶,不沾一片綠葉花瓣。
  如果硬要說的話,林克唯一的缺點就是目前并沒有展現出任何的突進能力,這意味著在同一等級的戰斗中,他有可能會被對面放風箏的打法折磨死。
  原本還和小弟們一起圍攻林克的Z干部見狀,知道他們的攻擊都是奈何不了林克的。
  繼而暗中向手下示意,還剩下的十來人放棄攻擊林克,蜂擁一般的向著林風攻擊。
  在依蓋隊成員的配合之下,一瞬間,飛箭如蝗,覆蓋林風身體的各個位置。
  最關鍵的是,還有五六人后發后至,只要飛箭攻擊到林風,他們手中的長刀就會落到林風的身上。
  無需多言,林風自然明白當前處境的危險。
  要是一著不慎,怕是要橫尸當場了。
  一邊大吼著向林克求救,一邊選定了幾個靠近的忍者發動阿爾法突襲。
  林風遁入亞空間,躲避到來的一切攻擊,刷刷刷的四道劍光閃過,林風落地,就勢一個翻滾,逃離戰場中心。
  早就蓄勢待發的林克從背包中拿出一柄獸神大劍,雙手持劍。
  碩大的獸神大劍拿在林克的手上稍微顯得有些不倫不類,林克一米六五的身高,而獸神大劍的長度至少超過兩米。
  更加奇葩的是,說是劍,不如叫做是大棒子更好一些,或者說棒槌也行。
  好在林克的力量足夠的大,即使是重達上百斤的獸神大劍,依舊揮舞得虎虎生風。
  只見他雙手握住劍柄,周身旋轉起來,像極了當初初始臺地人馬使用的招式,很快,一個直徑兩米多寬的‘劍刃風暴’形成。依蓋隊有想法,他們有何嘗不是呢?
  林風早就發現了對面人手太過于分散了,想要解決的話避免不了受重傷。
  兩人一個眼神就明白了對方的想法,一合計之下,先示敵以弱,將戰局拖延住,對面拿捏不住兩人的戰斗力的時候,絕對會鋌而走險的聚集在一起攻擊某個人。
  現在正是最好的攻擊時機。
  林克此時徹底的化身成為死亡收割機,每一次轉動之下,就有兩到三個忍者在慘叫中去世。
  等林克達到極限之時,他接著旋轉產生的強大力量將獸神大劍猛地砸向地面。
  一道沖擊波自他為圓心發出,將周圍十來米內的忍者徹底的擊殺。
  這一番的攻擊下來,依蓋隊可謂是損傷慘重。
  除了見到勢頭不對就脫身離開站場的Z干部,就剩下小貓三兩只了。
  “可惡,勢頭不對,我們先走。”
  Z干部此時可謂是心痛的滴血,要知道這些個忍者都是他們專門培養出來的人才,比之海拉魯王室曾經的近衛騎士隊有過之而不及。
  現在就這樣折損在林克的手上,回去怕不是要被老大訓斥死。
  不過與其把性命留在這里,還不如茍活下去,尋找報仇的時機。
  等他回去,一定將多朗的妻兒殺了泄憤。
  等著吧!
  思考間,一朵火苗在他的周身浮現,眼看在剩余幾個忍者的掩護下,Z干部就要逃跑。
  關鍵時刻,林克拿出弓箭,之前一直在躲避攻擊,找不到合適的地點反擊,可是將攻擊欲望極高的他給憋住了。
  此刻正是乘勝追擊的最佳時候,哪里輪得到他們逃跑。
  一道特殊的箭矢出現在林克手中,箭頭并不鋒利,反而是如同橢圓的火紅色的鞭炮一般。
  一箭劃過長空,在Z干部的身軀即將消失的片刻,后發先至。
  一聲巨大的爆響聲震動荒野,將叢林中休息的鳥獸驚醒!
  巨大的火球在爆炸出升起,一股巨大的氣浪掀起林風的劉海,吹起他的衣襟。
  爆炸之后,一個直徑五六米的巨大焦黑的大坑出現在林風眼前。
  高溫將周圍的青草徹底的考的焦黑,空氣中彌漫著爆炸后殘余的火藥味。
  “厲害,這還是什么箭矢?怎么威力如此之大?”
  林風驚嘆著走到被炸的奄奄一息的Z干部身旁,向一臉輕松的林克詢問。
  “爆炸箭,特殊產品,威力巨大,開山必備!”
  林克聳了聳肩,收起弓箭,也走了過來。
  林風蹲下身子,單手捏住被炸的昏迷過去的Z干部,一個耳光下去,昏迷的Z干部虛弱的醒了過來。
  “說吧,你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為什么向著策反多朗?你們費力攻打卡卡利科的目的又是什么?”
  林克一連串的問題問出,爆發出與其身軀不符的氣勢。
  “咳咳,呸。”
  “想從我這里套話,不可能了,就算是我死了都不會告訴你們的!”
  “況且我現在的狀態跟死了有什么區別?無非即使在多茍延殘喘一會兒罷了。”
  被炸的神魂錯亂的Z干部撲倒在焦土上,口中不斷的吐出血液。
  “哦,是嗎?只要你告訴我,我不但放了你,還給你一些補給品讓你活下去,如何?”
  林風眼神閃爍的反問了一句。
  “真的嗎?你湊過來,我給你講。我太虛弱了,再這樣下去就要死了。”
  林風試著湊近腦袋,突然間他準備地下的肩膀被林克一把拉住。
  林風疑惑的回過頭看了眼林克,只見他緩緩的搖了搖頭。
  “嗬,可惜了……老大……要替……我……報仇啊,伽儂萬歲!”
  Z干部斷斷續續的將活說完,眼睛一翻,頭一歪,頓時就斷了呼吸。
  看樣子是追隨他所信仰的伽儂去了。
  “怎么辦?他死了。”
  林風蹬了一腳確定Z干部確實死亡,回過頭有些摸不著頭腦問道。
  “能怎么辦?先把神廟過了再說!”
  林克撈起一旁留下來的寶珠,抱著它放到了一旁地上凸起的神廟臺座上。
  “可是,你……不是說依蓋隊襲擊了卡卡利科嗎?我們不回防?”
  林風有點遲疑,他并不知曉林克是如何知曉這件事情的,但是他篤定的神情不像是作假。
  集合之前依蓋隊干部的話語,估計依蓋隊真的攻打了卡卡利科城。
  “不用擔心,沒猜錯的話,此時卡卡利科的威脅已經解除了。”
  看著寶珠化為一道光芒融入臺座,他身前的地面裂開,一座巨大的神廟出現!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