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諸天劫運圖 > 第五十七章:行跡暴露,引開山賊

第五十七章:行跡暴露,引開山賊


  雖然第一次殺人他們兩人都有些不習慣。
  但不說在山陽村,就算是在之后跟著山賊來這里的那段日子,他們就已經見慣了尸體,見慣了山賊們燒殺劫掠。
  所以此時也就沒什么太大的不適,只是稍微調整一下就能恢復過來。
  甚至通過打獵見過血的殷皓,連稍微不適都沒有,更別提前世小說里看到過的嘔吐之類的反應了,就跟踩死了一只螞蟻一樣,心緒波瀾不驚。
  或許這個形容有些不恰當,但這確確實實就是他此刻內心的想法。
  藏好尸體后,殷皓對周倉輕聲吩咐道:“去藥堂的路上還有一隊山賊,我們解決了這隊山賊后,就順勢去藥堂取一套先生的衣物,以防萬一。”
  觀察了一下房門外的情況,并沒有發現不妥后,殷皓便對周倉招了招手,示意他跟上來。
  “以防萬一?防什么萬一?”
  周倉疑惑不解,一邊向殷皓詢問,一邊悄悄跟了上去。
  “以防我們失手被發現的萬一!”
  帶著周倉來到一處小巷子里,分別埋伏了起來,待那隊山賊路過時,之前的行為重新上演,輕松收割掉兩個山賊后,殷皓這才解釋起來:“山賊老大的目標一直都是先生,若是我們失手被發現了,那為了先生的安全,就必須將他們引離先生所在之地,先生的衣物將會起到一個很關鍵的作用。”
  殷皓的話,讓周倉沉默的點點頭,心中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若真到那一步的話,他一定會如同殷皓所說的那樣,將山賊都引開,保證華醫師的安全。
  而殷皓的這番話語和周倉的神情,卻也讓神魂出殼,一直跟在他們后邊的華醫師心緒十分復雜。
  既有老懷大慰的感慨,又有身為累贅的不甘。
  此刻的他,十分后悔,為何他沒有學習一些殺伐方面的術法,以至于如今需要兩個孩童舍命救他。
  若是上天可以給他從來一次的機會都話,他一定會好好專研一番殺伐方面的東西,就算是不習武,沒術法,那也要在用毒之術上努力一番。
  如同之前一樣,兩人將尸體迅速處理好,接著便向藥堂潛行而去。
  一邊走,一邊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同時分析著目前的狀況。
  “不算山賊老大和猥瑣軍師那一隊,總共只有四隊山賊,如今已經被我們干掉了兩隊,接下來只要順利再干掉一隊山賊,那襲殺最后一隊山賊的事后即使暴露也沒什么大不了了,依舊有五成機會干掉山賊老大報仇。”
  殷皓定了定心神,看著周倉沉聲說道:“關鍵就看第三隊山賊了,沒失手的話,那我們至少有五成的幾率報酬,失手了的話,那就只剩下四成甚至還要低的成功幾率了,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必須要更加小心。”
  “四隊山賊里,兩隊搜索藥堂以東,兩隊收縮藥堂以西,唯有山賊老大和那猥瑣軍師兩人獨自搜索藥堂南邊,藥堂東邊的山賊我們都解決了,接下來到藥堂取了華醫師的衣物,我們就去藥堂西邊解決那剩下的兩隊山賊。”
  對周倉分析完形式后,兩人已經悄悄潛伏到了藥堂。
  仗著身形幼小,行動敏捷的優勢,殷皓一下子就從藥堂大門縮了進去。
  而周倉則是門邊,警惕的盯著四周,以防不測。
  然而世事難料,殷皓剛剛從大門縮進藥堂,便發現藥堂藥柜旁有一個山賊拿起半瓶藥酒端詳著,在他身旁赫然是被暴力打開的藥柜暗格。
  “該死的,這山賊怎么會在這兒?”
  殷皓的心猛得一沉,因為他的身形已經落入了那山賊的眼中。
  看著那山賊瞪大的雙眼,殷皓本能的沖了上去,一個熊撲來到了那山賊的身前,揮手便是一個虎掀。
  然而,已經晚了。
  “快來人啊!華醫師他們在……”
  嘹亮的呼喊聲響徹整個藥堂,隨后戛然而止,讓殷皓眼皮一跳的同時,也讓門外望風的周倉的心,撲通撲通的迅速跳動起來,連忙沖進藥堂。
  被發現了!
  在藥堂外神魂飄蕩,不斷搜索四周的華醫師,聽到這突如其來的叫喊聲,整顆心都沉了下來。
  沒有理會其他,華醫師立馬飛進藥堂,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殷皓一臉悔恨的看著懷里這具,面孔朝后的尸體。
  他實在想不明白,這個山賊是怎么回出現在藥堂的,難道不是應該在西邊房屋區域搜尋他們的嗎?
  他當然不知道,這個山賊在當山賊之前就是一個賊,偷過不少東西,找到過不少暗格,更是在這個過程中,培養出了一種特殊的眼力。
  一般的暗格,他只需要眼睛一掃,就能看出來,這藥柜的普通暗格又如何難得住他?
  他之所以沒有挑明,不過是因為貪婪之心發作,想要找個機會獨吞這些財物罷了。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剛剛找個借口脫離搜尋隊伍回到藥堂尋寶,就被回來的殷皓給掛了。
  “怎么了?”
  周倉和華醫師一進藥堂,便看到了抱著一具尸體,一臉悔恨的殷皓。
  殷皓將尸體拋到一邊,看了一眼被強行撬開的藥柜暗格,懊惱道:“這混賬東西估計是貪念發作了,回來找這暗格里可能藏著的財物,我一縮進來就被他給看到了。”
  “不行,時間不夠了,進行第二套方案,我們趕緊取一套先生的衣物,將被子塞在里面,營造成先生的假象,引開那些山賊。”
  殷皓一臉急切的的說著,而后一馬當先的沖進華醫師的臥房,取出一件長衫,開始塞起被子枕頭來。
  ……
  就在殷皓塞被子的時候,整個山寨已經被袁縣尉帶領著縣兵攻破了。
  “山寨已破,傳令下去,讓將士們都打起精神來,一個山賊都不要放跑了。”
  攻破山寨后,袁縣尉當即下達了一網打盡的命令,而后又對自己的親衛吩咐道:“接下來你們就不要跟著我了,先跟元化先生一起,去將元化先生的師弟救出來,記住,一定要把這件事辦好!”
  “諾!”
  那親衛統領應聲領命,接著便帶著袁縣尉的親衛,站在了一旁跟上來的華佗身后。
  “如此便多謝了!”。
  華佗對袁縣尉拱了拱手,臉帶笑意的道了一聲謝。
  “元化先生不必客氣,這都是吾應該做的,在吾治下出了這么一窩兇惡的山賊,應當是吾的失職才是,解救無辜本就是吾分內之事,如何當得起元化先生的謝禮?”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