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羽升記 > 來學煉藥

  回到白府,寧羽是第一時間就將自己的肚子填滿了。
  但是今天,柳叔叔他們沒有讓自己去訓練場,而是囑咐他吃完飯后,去柳叔叔的房間。
  長這么大,寧羽還是第一次去柳叔叔的房間。
  到了房門前,寧羽正準備敲門。
  “敲什么門啊,直接進就是了。”
  白云霄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拉著寧羽,推門而入。
  屋內,柳清風坐在桌前,正在喝著茶,見狀撇了一眼白云霄,道:“照你這樣,羽兒遲早被你教壞。”
  “我這叫隨性而為,大道至簡。”
  白云霄說完之后,上前拿過杯子,給自己倒了一杯,一口飲下。
  “好哇,清風,你竟然背著我私藏那么好的茶。”
  剛說完,白云霄又是準備再喝一杯,不料此時柳清風卻是阻止了他。
  “每天只許一杯,不能多,喝多了對身體不好。”
  此刻,他也喝完了,放下手中的茶杯,對著白云霄說道。
  “清風,你也太摳了吧,這等好茶,你只給我喝一杯?”
  白云霄頓時不高興了,怎奈柳清風按著茶壺,他搶都…呸,拿都不好拿。
  “我何時騙過你,你不信,那你就繼續。”
  柳清風移開手掌,笑著說道。
  白云霄看著他,心里有點打退堂鼓,這個人,壞的很。
  “算了,還是正事要緊。”
  白云霄暫且信了他,放下茶杯,坐了下來。
  “羽兒,來,喝一杯。”
  柳清風此時倒了一杯放在桌上,看向寧羽,道。
  “不就是一杯茶么,為什么兩位叔叔搞得那么神秘?”
  寧羽心里疑惑道,走上前去,與白云霄一樣,拿起茶杯,一飲而盡。
  “這。”
  寧羽身軀一震,茶水入肚,他只覺得自己的腹中有一股暖流,暖流在腹中盤旋。
  突然,那股暖流直沖天靈蓋,仿佛進入了他的腦海里,但是他并沒有感到異狀,相反的,大腦里還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暢感。
  “這茶,叫做玉臨心,茶葉取自我的家鄉,每天一杯,不能多喝,有著醒神清心的作用。”
  “若是喝了兩杯,就不是醒神清心,而是亂神擾心了。”
  柳清風向身邊的兩人解釋道,白云霄此時一聽,慶幸道,還好沒喝,太壞了。
  “好了,跟我過來,今天不學煉體,學煉藥。”
  柳清風說完,起身走向旁邊的一個房間。
  “啊,煉藥?”
  寧羽詫異道,不會那么巧吧,昨天自己才說過,他是不能選副修了,沒想到今天,柳叔叔就要教他煉藥。
  愣了一下,寧羽也是跟了上去。
  這間屋子,與平常的屋子不同,是一個封閉的環境,墻壁之上,有很多亮閃閃的晶石,晶石發出的光,照亮了整個屋子。
  屋內正中,有一個大爐子,爐子后面有一張桌子,桌旁的墻邊有一排書架,書架上擺滿了書。
  柳清風走到書架旁,拍了拍書架,看向寧羽,道:“這就是你最近的任務。”
  “看書?”
  寧羽聽說是看書之后,可高興了,看書多簡單啊,他最引以為傲的兩件事,一個是反應力,還有一個就是記憶力。
  他快步走上前去,等走到書架旁,他才看到柳叔叔此刻正笑吟吟的看著他。
  他不懂柳叔叔為什么笑,扭頭看向書架,這時他才發現,這書架上的書,好小!
  柳清風伸手拿出一本書,那本書脫離書架的時候,瞬間就恢復了正常的大小。
  “羽兒,這個書架是柳叔叔我煉制的,它的體積不是太大,但是它能存下一千本書。”
  說完之后,柳清風將書放在書架邊,頓時那本書一瞬間被吸了進去,整整齊齊的放在原處。
  “給你七天時間,七天后,你若是能將這些書全部看完,柳叔叔和白叔叔就送你一份大禮。”
  拍了拍寧羽的肩膀,對他鄭重的說道。
  寧羽看了看書架,七天看一千本,也就是說,一天要看一百五十本,才能完成任務。
  寧羽伸手,取出其中的一本,翻開看了一下,頓時傻了眼。
  只見那一頁,小字密密麻麻,連翻幾頁,連個圖都沒有。
  “柳叔叔,我可以,不要那么大禮么?”
  寧羽小心翼翼的問道。
  “行了,加油看吧,這七天,我每天都會給你喝一杯玉臨心,相信自己,你是叔叔見過的最聰明的。”
  柳清風沒有同意,拉著白云霄走了出去,留下寧羽一個人在這里抓狂。
  沒有辦法,寧羽只好拿起書,放在桌子上,一頁一頁翻著看。
  就這樣,時間眨眼過去了五天,這五天里,寧羽除了睡覺吃飯,其余的時間,都在看書。
  五天下來,一共才看了四百三十六本,照著這種看法,怎么可能看完啊。
  “小羽子,書看完了嗎?”
  白依依不知道什么時候來的,看到她手上提著的東西,寧羽才知道,此時已經是飯點了,今天的一半又過去了。
  “依依姐,我要死了。”
  寧羽趴在書上,扭頭看向白依依,無力的說道。
  白依依見狀,有些心疼,但是爹爹說了,這些天除了給寧羽送飯之外,不要打擾他。
  但是忽然,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小羽子,最近爹爹是不是每天都會給你喝一種怪茶?”
  白依依一邊取出飯菜,一邊問道。
  “我前天聽爹爹和白叔叔聊天提到了什么靈識,那種茶好像可以幫助武者滋生靈識,然后靈識可以什么這樣那樣的。”
  白依依回憶道,好像是這么說的,她記不清了。
  “嗯?靈識?”
  寧羽忽然直起身,閉上眼睛。
  靈識他知道,那是一種精神力的表現形式,主修精神力的人,靈識會異常強大。
  而平常的武者,靈識雖然不如主修精神力的,但是比起普通人要高強很多。
  寧羽屏氣凝神,這些天,他一直感覺自己的腦海里有什么東西,那會不會就是靈識?
  他覺得自己仿佛身在一片黑暗之中,漸漸的,自己身邊的黑暗被驅散了,然后,景象慢慢浮現。
  他是閉著眼睛的,但是他卻看到,依依姐的一雙大眼睛,此時正盯著他的臉看。
  寧羽猛地睜開眼睛,果然和他’看到’的一樣,他有靈識了!
  “小羽子,你怎么了?”
  白依依看著后者,問道,先前她還在說著話,寧羽就閉上了眼睛,像睡著了一樣。
  “依依姐,我有靈識了,我成功了,我現在也是一名武者了!”
  寧羽一把抱過白依依小巧的身軀,高興的轉了個圈。。
  寧羽他沒有靈力,但是有了靈識,也可以算作武者。
  沒想到,他的靈識竟然覺醒的比靈力要早。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