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羽升記 > 強大的白依依

  金色光球迎面而來,唐巧兒此時也因光球所攜帶的靈力而震撼。
  這個情形,給唐巧兒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強大,難以抗衡,想要放棄。”
  是啊,這種感覺,不正是三年前,自己被魔獸襲擊的時候,那種深深的無力感么。
  三年過去了,當初的事情,還是縈繞在她的心頭,那種后悔感,內疚感,她再也不想體會到。
  “我曾經發過誓,自那天以后,我再不會逃避一步。”
  唐巧兒雙眸微冷,手中長劍低鳴。
  “紫星云劍決,落日式。”
  伴隨著她的話語落下,那長劍之上,紅色靈力不停的旋轉。
  唐巧兒一劍劈下,那紅色靈力瞬間化為一道凌厲的劍光,直指光球而去。
  “轟。”
  兩者碰撞在一起,飛塵四濺,沖擊破震起一大片落葉。
  “善少霖的玄金子午球,又多了一個破開他的人。”
  后方,云陽城的一名少年低聲說道。
  那里有兩名少年,穿著黑色武服的叫司空見云,與善少霖一樣,蘊丹境大成的境界,說話之人,正是他。
  而身穿紅色武服的那名少年,名叫舒凌陽,是三人中境界最低的,蘊丹境小成。
  “但也到此為止了。”
  舒凌陽淡然道。
  此時的場上,唐巧兒和善少霖都站在那里,但是前者身上的紅色靈力已經消失殆盡。
  “巧兒,下來吧。”
  唐臨舟對著她輕喚道,此時誰都能看出,剛才的一招,已經用盡了她的靈力。
  “我認輸了。”
  唐巧兒收回手中的劍,看向善少霖道。
  “其實,你不必灰心,畢竟我比你大了一歲,多修煉了一年。”
  善少霖安慰道,他已經十三歲了,或許自己在十二歲的時候,都不一定能破開自己這招。
  “你說的對,但是,你的實力,怕是不止現在這般吧?。”
  唐巧兒笑著道,雙目注視著對方。
  “這我也沒辦法,是老爹讓我隱藏的。”
  善少霖語氣無奈道,隨后,他散發的靈力忽然慢慢變強,最后竟是直接沖破了蘊丹境大成。
  “蘊丹境圓滿么,巧兒輸的不冤。”
  唐臨舟說道,這第一局,是他們輸了。
  “白小姐,你打第二場。”
  唐臨舟對白依依說道,對方已經拿下一勝,所以他們這局,只能上白依依,若是寧羽輸了,那白依依連上的機會都沒有了。
  畢竟從境界上看,白依依似乎一點兒也不比唐巧兒弱,而對方若是還有第二名蘊丹境圓滿,今天他唐臨舟也是認了。
  “小羽子,到我了,看我怎么打敗對面。”
  白依依笑著對寧羽說道,隨后也是上前。
  “軍師,這女孩兒,給我的感覺,有點熟悉。”
  此刻,善久彌對身旁的慧子漁說道。
  “哦?看看吧。”
  慧子漁回道。
  善久彌想了想,這種熟悉的感覺是怎么回事?
  此刻場上,一邊是一道白色的少女身影,一邊是一道紅色的少年身影。
  “白依依。”
  “舒凌陽。”
  雙方各報姓名,隨后也是擺開架勢。
  “對方居然派了一個實力最弱的?”
  寧羽看向場上,這舒凌陽,似乎就是對面三人當中實力最弱的。
  隨后,他扭頭看向云陽城那面,像是感應到他的目光一般,對面那最后一名少年也是扭頭看向了他。
  “原來,對方是覺得,贏我更簡單點。”
  寧羽無奈地笑了笑。
  兩位叔叔對他說過,他靈力的特殊,導致他的修煉速度越往后就會越慢,但是在同等境界,應該不是平常的武者能比的。
  “蘊丹境大成么。”
  寧羽握了握拳頭,黑色的眼眸深邃無比。
  而此時,場上的戰斗也是打響,巧的是,雙方都是火屬性的靈力,因此場上也是大紅大紅的。
  兩者的靈力不停的碰撞,舒凌陽此時很不好受,因為此刻場上,只有他才清楚對面這個女孩兒,是多么的恐怖!
  從外表上看,兩者的靈力似乎在不停的碰撞,互不相讓。
  但是真正的情況是,他的火靈力只要碰到對方的靈力,就會莫名奇妙的消散。
  隨后對方就會散去自己的靈力,就是這樣營造出了那種假象。
  “她強的太過分了!”
  舒凌陽臉上冷汗直流,對方的靈力太強了,強到可以隨便就沖散他的靈力。
  “伏陽掌。”
  舒凌陽大喝一聲,一掌拍出。
  “用武技了么,我用不用呢?”
  白依依絲毫沒有在意對方拍來的這一掌,一手撐著下巴思道。
  “用最弱的那個吧,應該死不了。”
  白依依點了點頭,隨后指尖一道靈力集聚。
  “代表烈陽,消…打敗你!”
  那指尖聚集的靈力,就要達到臨界點,即將暴射而出。
  “我們認輸。”
  就在這時,云陽城那方的人忽然喊道。
  開口之人,正是云陽城的城主,善久彌。
  “認輸了?那好吧。”
  白依依失望道,不好玩兒,這就認輸了。
  隨后她也是收起了靈力,走了回去。
  “凌陽,回來。”
  此時,場上的舒凌陽,正呆呆的站在那里。
  直到善久彌叫了他一聲,舒凌陽才反應了過來。
  他扭轉了目光,靜靜的看著回去的那名女孩兒的背影。
  從善少霖身上,他都沒有感受到這種壓迫感,剛才的時候,他的腦力一片空白,仿佛只剩下,對方指尖的那抹靈力流光。
  “我現在終于知道,這個白依依給我的那種熟悉感,是怎么回事了。”
  善久彌長嘆一聲,道。
  那不正是,自己的兒子隱藏實力的那種感覺么?
  對方無疑也是蘊丹境圓滿,而且她的實力比起少霖,只強不弱。
  舒凌陽是他帶來的,所以他必須要完好無缺的帶回去,否則舒家那邊,他不好交代。
  不過這結果,對他而言,影響不大。
  在計劃中,舒凌陽本就不是不是致勝的關鍵,他將最后的賭注,都壓在了最后。
  “小羽子,我贏了。”
  白依依蹦到寧羽的身前,笑吟吟的,嘴角的兩個酒窩顯現,看著很是可愛。
  寧羽也是笑著點了點頭,看來自己的直覺是對的。。
  扭頭看向唐臨舟,對方點頭示意之后,寧羽也是看向對方的最后一人。
  “蘊丹境大成,我來了!”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