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羽升記 > 青林訪客

  三人對視了一下,溪靈城的城主凝香此時也是站了起來。
  后者身著紫色長裙,身材高挑,一頭長發盤起在后方,面容嬌好,模樣很是嫵媚,手中拿著一條絲巾。
  “唐城主,我們今日,是受一人所托,來向城主要個人。”
  凝香看向后者,欠聲說道。
  “哦?能否給我個理由?”
  唐臨舟回道,要人?什么時候,要人還需要動這么大的架子?
  “唐城主,你無需多問,你只需要知道,委托我們來的人,是潭洛楓。”
  這時,那最后一道身影也是站了出來,看向唐臨舟,笑吟吟的說道。
  玉風度,鳳嵐城城主。看起來很是年輕,一身白袍覆身,長相很是俊秀,此刻正看向唐臨舟。
  “哈哈哈,我當是誰,就是那個最近幾年很是出名的,自稱毒鬼的煉藥師?”
  “是啊,你們或許不知道,他當初可是青林城的人呢,難怪他不好意思當面來要人,回去告訴他,我青林城,隸屬太元皇朝,而他,已經不屬于了,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隨便來我這里要人的。”
  唐臨舟默默地看著下方的三人,誰也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情。
  “臨舟兄,你可三思啊!”
  展山上前道,這三人中,就屬他與對方關系最好了。
  “展兄,不用說了,你我效命不同,我是這青林城的城主,青林城的事,我說了算!”
  “一個被太元皇朝除名的敗類,也想命令我?”
  “諸位,回去告訴他,想要人,自己滾過來。”
  “來人,送客。”
  唐臨舟說完,大手一揮,轉過身去。
  “好好好,不愧是唐城主,我們不久后再見了。”
  玉風度說完,便轉身離去。
  “唐城主,保重。”
  凝香對他點了點頭,也跟著玉風度離開了。
  “臨舟兄,那人,你現在惹不起啊。”
  展山連忙說道,然而還不待他繼續,對方就出手打斷了他。
  “唉。”
  嘆了口氣,展山也是離去。
  此刻,城主府發生的事情,除了他們幾人外,沒有人知道。
  ……
  “羽兒,你說的是,你的丹田中沒有靈丹?”
  白府,柳清風的房間里,他出聲詢問道。
  “嗯,就是如此,我的那里,是空的。”
  寧羽點頭道。
  他回來之后,因為身上有些臟,就先去洗了個澡,之后便去找了柳清風,告訴了對方這件事。
  “果然如此么?”
  柳清風心道,現在已經到了那個地步了,和那個人說的一樣了,寧羽是沒有靈丹的。
  “但是沒有靈丹,靈力又是怎么來的?”
  柳清風似乎陷入了另外一件事情的思考之中。
  “柳叔叔,柳叔叔?”
  寧羽喚道,連喚兩聲,才得到回應。
  “羽兒,你今年十二歲零三個月了吧?”
  柳清風揉了揉對方的,頭發,笑著說道。
  “今天晚上,去把府中的所有人都叫上,我們一起吃頓飯。”
  柳清風說完,便扔下了寧羽一個人在這里。
  “柳叔叔這是準備做什么,怎么就走了?他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寧羽撓了撓頭,道。
  傍晚,白府的所有人,坐滿了兩桌,一桌是寧羽他們五人,另外一桌是那些傭人。
  兩桌的人都呆呆的坐著,盡管桌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菜肴,但是似乎沒有幾個人的心在這上面。
  蕭紅見狀,用手臂抵了抵身旁的丈夫,后者也是反應了過來。
  “好了,都別愣著了,吃飯吧。”
  白云霄站起身來招呼道,見眾人動筷子之后,他也是坐了回去。
  低著頭,拿著筷子,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飯菜,許久未動。
  蕭紅此刻忽然從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腳,頓時把他神游的思緒拉了回來,隨后有點恢復以往的樣子了。
  “羽兒,來,吃魚,魚肉可是大補,吃多了聰明。”
  白云霄笑著夾了一塊魚肉,送到寧羽的碗里。
  “額,白叔叔,你忘了么,我不吃魚的。”
  寧羽看了看碗里的魚肉,抬起頭注視著對方。
  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今晚的他們都有點不對勁,哦,依依姐除外,此刻她正吃的不亦樂乎。
  白叔叔似乎心不在焉,柳叔叔一直在喝茶,也不說話,蕭姨則是一直盯著他看。
  “好了,吃飯吧,不然待會兒菜都涼了。”
  柳清風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對身旁的眾人說道,之后,白云霄和蕭紅才如同平常那般吃著飯。
  這一頓飯,吃的時間很快,少了平時白叔叔與柳叔叔爭吵的項目,著實省了不少時間。
  吃完晚飯后,太陽還未完全落下,白依依就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著遠方的落日。
  “小羽子,你喜歡白天還是黑夜?”
  看向身后的寧羽,白依依出聲問道。
  “白天吧,可以見到太陽,可以修煉,有很多時間,夜晚的話,也還好了,可以休息,依依姐,你問這個干嘛?”
  寧羽說完話后,反問道。
  “因為我也喜歡白天啊,看看你和我是不是喜歡一樣的。”
  白依依咯咯的笑著。
  “小羽子,你說晚上的時候,太陽會去哪里呢?”
  白依依雙手托腮,問道。
  “依依姐,這個我知道,先生教過我們,太陽和月亮都在大陸的盡頭,晚上的時候,太陽就會落入山里,換月亮出來,白天的時候就反過來。”
  寧羽解釋道,說起來,自己已經很多天沒有去學府了,不知道曲老先生最近又會喊誰回答問題。
  “小羽子,以后如果我也藏起來了,藏在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那時候你還會去找我么?”
  白依依轉過身,兩只眼睛注視著寧羽,輕聲問道。
  “依依姐,你為什么要藏起來,還藏的那么隱蔽。”
  寧羽笑著問道,好端端的把自己藏起來做什么。
  “我是說如果,如果!”
  白依依怒道,這個人太可惡了。
  “依依姐,若真是那樣,那怎么找,畢竟怎么找都找不到嘛。”
  寧羽回道,白依依低著頭,紅色靈力開始慢慢浮現。
  “但是呢,找不到我也不會放棄的,一天找不到,就找兩天,兩天找不到,就找一年,十年,一百年,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此時,太陽已經完全落入山中,到了月亮換班的時間了。。
  白依依抬起頭,著看向身前的少年,月光下,少年風華正茂。
  白依依笑著,心道:“笨蛋。”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