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羽升記 > 身世

  一百年,對于很多人來說,那就是一生了,據說天府境之后的境界會增加壽命,但是具體是怎樣的,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夜晚很快降臨,眾人也都各自回房,寧羽也是。
  “自己這身白色的靈力,似乎對敵人造不成傷害。”
  寧羽此刻靈力釋放,白色的靈力覆蓋他的全身。
  這是他之后發現的,在白天的時候,他是黑色靈力,夜晚的時候,就是白色靈力。
  黑色靈力的侵虐性很強,而且威力也十分強大,但是這白色靈力,確實一點作用也沒有。
  “難道我的靈力就只能白天用么?”
  “對了,試試看能能不能轉化成流云勁。”
  寧羽說完后,試了一下。
  “居然可以!”
  此刻,如同白天一樣,白色的靈力也轉化成了流云勁,儲存在寧羽手掌處的那片靈力空間。
  “流云勁可以用,也就是說,可以轉化著用,難道是因為我沒有靈丹的原因?”
  寧羽想了想,他覺得現在自己的問題似乎特別多,一件接著一件的。
  而此刻,柳清風的房間里,白云霄,還有蕭紅,都在這里。
  “怎么了,還舍不得?”
  柳清風看向白云霄,后者還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我這叫顏色顯于表,誰像你啊,心里明明舍不得,外表上卻又裝作云淡風輕的樣子。”
  白云霄回道,和寧羽在這個地方呆了十幾年,當然有感情了。
  “云霄,我們也有自己要做的事,畢竟,你還有依依要帶呢,不是么?”
  柳清風低聲道,也就自己是孤家寡人一個了。
  “是啊,我也在煩惱這件事,不知道依依知道羽兒要離開之后,會鬧成什么樣。”
  蕭紅此時忽然出聲道,他們還沒有跟依依說這件事。
  “紅兒,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嗯。”
  白云霄重重點頭,這件事他就不去解釋了,否則憑白依依的個性,鐵定抓著自己不放了。
  唯有讓她母親去,她才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畢竟蕭紅很少去要求她,如果去了,那就表明,這件事沒有商量的余地了。
  “我盡量去勸勸她,離別的時候,帶著她去送行吧。”
  蕭紅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多久之后,依依才能再見到羽兒。
  “好了,時間就定在明天下午吧,我已經在南方找到了一處入口,決定權在羽兒。”
  柳清風看了看窗外的明月,不知道在哪里,是不是也能看到這里的月亮。
  第二天早晨,寧羽正坐在床上冥想,但是此刻他卻發現,自己似乎吸收不了靈力了。
  “怎么會,我又變得吸收不了靈力了?”
  寧羽驚道,剛才他冥想的時候,自己體內的靈力似乎達到了一種飽和的狀態,就連一點都吸收不了了。
  “啊呀,真的是頭疼啊。”
  寧羽抓了抓頭發,很是煩惱。
  然而,就在這時,一名下人過來傳訊,白云霄讓寧羽去找一下他。
  “白叔叔找我?”
  寧羽心中一喜,白云霄教他的陣法之道,他現在學的也是有模有樣了,難道又要教自己新的陣法?
  寧羽連忙洗漱了一下,整理了一下頭發和著裝,隨后便是跑去了白云霄的房間。
  來到房門前,寧羽才發現對方的門沒有關,但是門內的人卻是有點多,白叔叔,柳叔叔,蕭姨,還有依依姐,怎么都在這里?
  “羽兒,來,今天我再教你一個陣法,這個陣法名為太虛劍陣,是一個威力極大的殺陣。”
  白云霄見寧羽來了后,笑著攤開手掌。
  “這個陣法,好復雜。”
  寧羽一驚,白云霄手中的陣法,共有八十一個節點,并且這八十一道節點,每一道節點看著都像主節點。
  “羽兒,這個陣法,你先記住,以后有機會,慢慢看。”
  白云霄說道,手掌輕輕拍了拍寧羽的額頭,頓時那劍陣的模樣就印在了他的腦海里。
  “羽兒,這兩瓶丹藥你拿著,省著點用,就這么點了。”
  柳清風此時又是上前,遞給了寧羽兩個藥瓶。
  “柳叔叔,你們這是做什么?”
  寧羽疑惑道,為什么有一種自己要出遠門的感覺。
  “羽兒,你最近的修煉是不是出了很多問題?”
  白云霄看向寧羽,問道。
  “嗯,是的,今天早上我連冥想都做不了了。”
  寧羽回道,他覺得這兩位叔叔一定有辦法的。
  “嗯,這件事情,或許還要靠你自己,走吧,我們帶你去一個地方。”
  白云霄說完,一手拉著白依依,一手拉著蕭紅,靈力裹挾著兩人,騰空而起。
  而柳柳清風則是抓著寧羽的手臂,帶著他跟了上去。
  兩人在天空中飛翔,身下的景色轉瞬即逝,許久之后停下了。
  他們此刻,正處于一座山上,在山腰處。
  “羽兒,你的靈丹與我們不同,具體是什么原因我們也不知道,但是它知道。”
  柳清風放下手中的寧羽,指了指對面。
  那里有一處裂縫,裂縫中黑暗無比,但是這處裂縫,似乎游離在這個世界之外,看著很是詭異。
  “這是通向亡淵的入口,亡淵是一處地名,之所以叫亡淵,是因為進去的人,十有八九都死了。”
  “但是,你父親活了下來。”
  柳清風看向寧羽,說道。
  “什么,我父親?”
  寧羽震驚道,曾經就說過,兩位叔叔從來不和他說有關于他父母的事情,但是今天卻是提了。
  “柳叔叔,我父母,叫什么名字?”
  寧羽看著對方,問出了自己一直想問的一句話。
  “你父親叫寧遠丘,母親叫木紫馨。”
  “寧遠丘,木紫馨……”
  寧羽默默地念出了這兩個名字,他要記住,要記一輩子。
  “你父親是已知的人當中,唯一一個活著走出亡淵的人,當初他與我們交代過,若是以后遇到你沒有靈丹一事,就送你去亡淵。”
  “具體的決定權在于你,羽兒,你選擇吧。”
  此刻,白云霄,柳清風,蕭紅,白依依四人都在看著他。
  而他這時卻是將手伸進懷里,取出自己的那一枚黑白玉佩。
  “白叔叔,柳叔叔,蕭姨,依依姐,我的父母他們在那一邊,應該過的很好吧。”
  “這些年,我在白府過的很開心,但我還是想要知道,我的父母是怎么死的,我不相信他們是自然死去的。”
  “武者的道路,一定很殘酷,但是我想變強,我希望我有力量,我想要擁有能夠保護別人的力量。”
  “你們曾經說過,我父親是天底下最偉大的人,作為他的兒子,我也想走一走他所走過的路。”
  寧羽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手中的玉佩,不緊不慢的說著。。
  “我選擇去!”
  他抬起頭,眼神堅定,看向眾人道。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