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羽升記 > 離去

  白云霄,柳清風二人滿意的看著寧羽,這孩子,長大了。
  “好了,羽兒,東西我已經讓你蕭姨幫你收拾好了。”
  白云霄說完,甩手扔出一個包袱。
  寧羽一手接過,隨后收入了自己的儲物靈帶里。
  “小羽子,你要多保重啊,要記得多吃一點,長高高,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回來的。”
  白依依此刻正笑吟吟的看著他,但是從她的笑容中,寧羽發現了一絲異狀。
  寧羽走上前去,伸出手臂,一把抱住了對方。
  “依依姐,你多保重。”
  寧羽靠在對方耳邊,輕聲道。
  “小羽子,你可要好好修煉,不要出來后修為跟不上我了,那你還怎么保護我呢。”
  分開后,白依依抬起頭看向對方,俏聲說道。
  “好,不管那里面有什么,我都不會忘記修煉的。”
  此刻寧羽笑著道,他不想點破對方。
  一會兒后,和其他又是說了幾句,寧羽就走到了那條裂縫處。
  回頭看了看眾人,寧羽知道,或許有一段時間,自己是見不到他們了,具體是多久,誰也不知道。
  既然決定了,那就走下去吧。
  “父親,我來了。”
  寧羽一腳跨出,走進了裂縫之中,整個人也是消失了。
  就在他前腳剛邁進裂縫的時候,白依依伸出了手臂,但是又放了下來。
  等到寧羽消失了,她猛然撞入蕭紅的懷里。
  自己剛才被抱住的時候,差一點,就差那么一點點,她就會開口讓對方留下來。
  她舍不得,舍不得離開這個陪伴了自己十二年的人。
  但這是小羽子自己做的選擇,她知道,小羽子一直很思念他的父母,如果自己想要他留下來,他一定會很困擾。
  “小羽子,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啊。”
  ……
  許久之后,眾人也是回去了,但就是這時候,他們發現,似乎城中有些不對勁。
  “老爺,唐城主又來了。”
  嚴管家站在白府門口,對白云霄說道。
  “這次來,又是何事?”
  “走吧,去看看。”
  白云霄將蕭紅和白依依送回了房間,便和柳清風一起去了廳堂。
  “唐城主,歡迎來白府做客啊。”
  到了廳堂,白云霄看向一旁的唐臨舟,說道。
  “白府主,唐某這次前來,是有事求助。”
  唐臨舟回道,他覺得還是有必要過來一趟。
  “城主請說。”
  “是這樣的……”
  唐臨舟將不久前在城主府發生事情告訴了他們。
  “那人是什么來歷?”
  白云霄問道。
  “他原本是太元皇朝太學府的一名學子,但是在學府期間,他毒害了自己的老師,隨后逃到了敵對的皇朝,豐慶皇朝。”
  “而他的老師,正是當今的齊康帝在太學時候的老師,所以他被齊康帝除名了。”
  “但是近幾年,他的煉藥術突飛猛進,深得豐慶皇朝太子的喜愛,那太子賜他’毒鬼’的稱號,因此在豐慶皇朝地位也是不低。”
  聽了對方的闡述,他們兩人對于這位’毒鬼’也有了一些了解。
  “我覺得他與前不久的王氏武館應該有些關系。”
  唐臨舟接著道,這只是他的一個猜想,畢竟最近城里發生的大事情,似乎只有這一件了。
  而且他也打聽了,王氏武館是被一個神秘人警告,隨后便是撤離了青林城,搬去了豐慶皇朝。
  “王氏武館么?”
  柳清風出聲道,看來此事可能與自己有些關系呢。
  “唐城主,這件事我們可以相助,但是條件就是,你不能向外界透露我們的存在。”
  柳清風看向對方,道。
  如果這件事真的跟他有關的話,那也算是他惹出來的了。
  “好,我唐某絕對做到。”
  他此刻也是應了下來,如此看來,或許對方真的有些實力。
  幾人又是閑聊了幾句,隨后唐臨舟就辭別了兩位。
  “清風,你真的要幫他?”
  白云霄看著唐臨舟離開的背影,其實這件事,說大也不大,青林城住不了,那就去其他地方住,反正他們的地方多著呢。
  “嗯,你也聽到了,似乎那潭洛風是王氏武館請來的,當初是我將王氏武館逐出了青林城,所以也算是有我的責任吧。”
  柳清風轉身,走向后院。
  “若是有人認出我們怎么辦?”
  白云霄連忙跟上,在他身后道。
  此刻,柳清風剛進入后院的院門,停了下來。
  “認不出最好,若是認出了,那我們就不用藏了,也讓那些老家伙知道知道,我們還好好的活著呢。”
  他抬腳走入后院,留下白云霄一個人站在那里。
  “哈,這個可行,我們去把這個世界的水攪一攪,最好給它攪渾咯。”
  白云霄想了想,笑道,隨后也是走入了后院。
  此時,鳳嵐城城主府。
  “潭兄,唐臨舟就是這么說的。”
  玉風度對著坐在位置上的說道。
  只見那人頭發披散著,臉上帶著半塊白色面具,一身藍袍看起來質地很是不錯,手上戴著數枚戒指,每一枚戒指上都鑲嵌著不同顏色的寶石。
  他此刻正斜靠在座位上,一只手撐著下巴。
  潭洛風,沒錯,他這時候正在鳳嵐城,鳳嵐城是豐慶皇朝的城池,所以玉風度對他也是畢恭畢敬,只因為他是太子面前的紅人。
  “有趣,這小小的一個青林城主,竟然這般猖狂。”
  潭洛風手指輕輕的敲著,嘴角勾起一個彎度,但是因為一半面具的關系,只能看到一半的笑容,因此很是妖異。
  “另外兩位城主怎么說?”
  潭洛風問道。
  “展山不愿出手,似乎是因為唐臨舟有恩于他,而凝香,她開了條件。”
  “什么條件?”
  “她需要一枚五轉破毒丹。”
  “答應她。”
  五轉破毒丹,對他而言,雖然麻煩,但是不算什么難事。
  “正愁沒有什么借口,此番倒是可以拿這青林城開刀,讓那太元皇朝知道,當初將我除名,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
  潭洛風靜靜地看向門外,取下了那半張白色面具。
  面具之下,是一張腐爛的臉,與另外半邊,形成了很大的反差,就連玉風度內心也是驚了一下。。
  這是一種毒,盡管他現在已經解掉了,但是毀掉的這張臉,卻是再也回不來了。
  此刻他看著手中的面具,猙獰的笑道:“老師,你最不看好的弟子回來了。”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