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裂魂傳 > 第一章 醒來

  雖然不明就里,但肖云峰從阿哲強烈的反應當中可以看出,一旦被自己趕走,阿哲必定會遭受極大的傷害。他不過是個半大的孩子,肖云峰相信,阿哲一定會做出一個讓自己滿意的選擇。
  流著淚思索了片刻之后,阿哲忽然挺值了腰板,眼中的猶豫也化作了堅決。他深深地給肖云峰施了一禮,哽咽著說道:“主人,阿哲愿您仙福綿長,早登大道!”說罷,阿哲后退兩步,毅然決然地轉身離去了。
  “怎么會是這樣?”肖云峰長大了嘴巴,眼睜睜地看著阿哲離去。他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在他眼里,阿哲不過是個小屁孩兒罷了。他實在弄不明白,這個阿哲到底是哪里來的勇氣,竟能在自己的威逼之下堅守原則、毫不退讓。這也太夸張了吧!隔壁房間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響動。很快,肖云峰就看到阿哲消瘦的身影出現在碎石小路上。他的肩頭微微顫動著,明顯是在哭泣。但他的腳步依然堅定,沒有絲毫的猶豫,走的是頭也不回。肖云峰被震撼了,此時他只覺得喉嚨發干,滿嘴都是苦澀。就在阿哲拉開門閂的那一刻,肖云峰終于叫出了聲:“阿哲,阿哲!”
  聽到喊聲,阿哲停下腳步,略一猶豫,他還是回過身,用一雙迷離的淚眼望向肖云峰。
  “阿哲,你過來!”肖云峰聲音很大,像是生怕阿哲會聽錯似的。
  阿哲低頭想了想,還是慢慢地踱了過來。站在窗外,他輕聲問道:“什么事?”
  肖云峰只覺得胃里面泛著酸水,有種說不出的難受。他努力擠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說道:“阿哲,剛才我是在考驗你。你很好,通過了我的考驗!”
  “啊?”阿哲不解地睜大眼睛,臉上畫著一個大大的問號。
  “我這個人呢,一向喜歡有原則、講義氣的人!”肖云峰大言不慚地說道:“剛才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能在最困難的情況下依舊堅守原則,保持本心。結果你表現的很好,我很滿意。好了,你不用走了!”
  “真的?”阿哲的眼中滿是驚喜之色。
  “當然!”肖云峰長長出了口氣。他真怕這個阿哲倔出新境界,說走就走,絕不回頭。那樣一來,他就慘了!
  “多些峰主兒!”阿哲一躬倒地。他畢竟還是個孩子,大喜過望四個字就寫在他的臉上。
  “不過,你拒不執行我的命令,雖不必走了,卻也不能不罰!”肖云峰沉著臉說道。這次他卻不是裝的,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滋味畢竟不會太好受。
  “啊?”阿哲沒料到肖云峰還有下文,但他只是微微一怔便拱手說道:“峰主兒寬宏大量,不趕阿哲走已是大恩。有什么責罰阿哲完全接受,絕無怨言。您·····可是要責打我嗎?”
  責打?肖云峰心中失笑,他可沒有那么變態。但他仍裝出一副惡狠狠地模樣,瞇著眼問道:“怎么,你怕了?”
  阿哲眼中閃過一抹驚恐,但轉瞬即逝,說道:“主人要打,阿哲愿領。這就給您拿鞭子去!”說罷,扭身要走。
  “我呸!”肖云峰再也忍不住,終于笑出了聲,說道:“我什么時候說過要責打你了?那可是你自己說的。”看著阿哲一臉的疑惑之色,他又說道:“我說阿哲,你們這里沒有水嗎?我都快渴死了,你去給我弄點水來,就當是責罰了!”
  “有水,有水!”阿哲趕忙說道:“不但有水,還有不錯的茶葉呢。峰主兒可要嘗嘗?”責罰如此之輕,阿哲也是沒有料到。
  “還不快去!”肖云峰沒好氣地叫道。
  不多時,阿哲便端上茶來。讓肖云峰奇怪的是,他根本沒看到阿哲點火燒水,還有那套精致的茶具是從哪里來的也無從得知。阿哲的房間肖云峰去看過,也是一間很簡陋的屋子,在那里他并沒有看到這些東西。
  “峰主兒,”阿哲一邊給肖云峰續水一邊說道:“其實阿哲知道您有很多疑問。”
  “嗯·····”肖云峰無力地哼了一聲,在心中暗罵:“廢話!”
  “不過您也別著急。阿哲一會兒就去報信。只要知道您已經蘇醒,明天就會有人來給您解答疑惑的。”阿哲說道。
  肖云峰哀怨地瞧著阿哲,心中罵道:“你個死孩子早干什么去了?你要是早說,我用得著在那里裝神弄鬼嗎?”
  “不行,非得再折騰你一回不可,不然難解我心頭之恨!”想到這里,肖云峰說道:“阿哲啊,我口是不渴了,可肚子又餓了。你是不是應該去給我弄些吃的來啊?”
  “峰主兒稍等,我去去就來!”阿哲當即應下,轉身出門而去。
  只一刻鐘的功夫阿哲便回來了。他手上還提著一個食盒,里面的四菜一湯也還算可口。不過肖云峰吃的卻是不多,因為他的肚子里早已塞滿了各種問號,沒地方再放食物了。
  傍晚時分,在肖云峰的催促之下,阿哲終于去報了信。很快他就回來告知肖云峰,明天上午,會有人來為他解答心中的疑惑。這讓肖云峰很是激動了一會兒,但他不久便發現,不知道此事好好些,現在知道了,心中卻像是有只小貓在撓似的,一點睡意都沒有了。
  “完了,今晚是沒得睡了!”肖云峰苦惱地想著。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