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裂魂傳 > 第四章 寶靈殿

第四章 寶靈殿


  讓出來的那個位置。
  陸續又來了幾個人。肖云峰用才從長空那里學到的知識,迅速分辨出兩個從人道來的學子。這二人一男一女,看到肖云峰投來的目光,那個男學子回以一個微笑便坐在了最后一排的位置上。而那個女學子卻像是什么都沒有看到似的坐到了第二排,她留著一頭棕色的長發,皮膚很白嫩,還有一雙藍色的大眼睛。肖云峰可以斷定:“這絕對不是啟凡星來的人”。
  此時大殿中已經來了十四位學子,還剩下兩個座位是空的。一個在最后一排,還有一個在肖云峰的旁邊。“就要到上課的時間了,竟然還有兩個人沒到,”肖云峰暗想道:“第一次上課就遲到?這也太失禮了吧!”
  正想著,就見一個高瘦的男學子走了進來。他穿了一件華貴的寶藍色長袍,長得雖然不錯,但臉上那股傲氣卻讓他顯得有些難以接近。這人來到前排,看到沒有位置,眉頭立時便擰到了一起。目光在第一排的幾個學子身上掃視一遍,他來到了那個大漢的面前。
  長空像個解說員似的開始為肖云峰解釋:“這個家伙叫葉勛,也是個世家子弟。不過他比咱們都大兩歲。據說因為沒趕上三年前的那一
  屆,所以就在家等了兩年,最后跟咱們分到了一屆。我還聽說最近他自己在家修煉,現在已經有三支靈火的修為了。你看他不找別人,偏偏找雷火家的大塊頭,那是想在咱們面前立威!”
  肖云峰聽紫玉說過,靈人在沒有修出靈花之前,修煉出來的是靈火。從一支靈火開始,直到第九支靈火煉成,便可以將這九支靈火合成一朵靈花。此時,這個靈人便從靈童升級到了一花靈師。這以后還得繼續修煉靈火,等到再修出九支靈火,這些靈火則可以合成兩朵靈花,而這時,一花靈師便成為三花靈師了。之后就按照這個流程類推,直至九花靈師為止。肖云峰曾問紫玉,為什么沒有第二或第四朵靈花?紫玉說靈花永遠是以單數存在,至于為什么,那就跟人為什么長兩只手而不是三只手一樣,是沒道理可講的。現在,像肖岳峰、長空這些沒修煉過的學子,那是一支靈火都不會有的。肖岳峰是人道來的姑且不論,長空等天靈界的人不早早修煉不是因為他們偷懶,那是因為如果靈人的身體沒有完全成熟是絕對不能修煉的,否則會有生命危險。而靈人徹底成熟則必須是十八歲。
  這時,只見葉勛冷冷地盯著那個大漢,毫不客氣地說道:“你,坐到后面去!”
  大漢一愣,似乎沒想到竟有人敢對他如此無禮。他眼睛一瞪,就像是兩個銅鈴一般,大聲說道:“是我先來的,憑什么讓給你?”
  葉勛的眉頭皺的更緊了,眼睛一瞇,從牙縫中蹦出兩個字:“不讓?”
  “不讓!”大漢毫不猶豫地答道。他才不信,這個跟小雞似的小白臉能拿他怎樣。
  “好!”葉勛說著,突然一抬手。不知為何,那個大漢龐大的身軀竟隨著他的手勢憑空浮了起來。他飄在半空中,身體無處著力,正在拼命擺動四肢,只見葉勛手一揮,“呼”地一下,那個大漢便從眾人頭頂飛過,直飛出二十多米,這才狠狠砸在地上。
  眼見那大漢摔得不輕,可他卻像不知道疼似的一躍而起,口中“哇哇”大叫著向葉勛沖了過去,一副找他拼命的架勢。當他經過肖云峰身邊,一陣勁風隨之刮過,看起來聲勢的確不凡。誰知眼看他沖到葉勛面前,掄起水瓢般大小的拳頭就要砸落,忽聽“砰”地一聲悶響,那個大漢便再次飛了出去,摔在了十幾米之外。
  “哦,護靈壁!”只聽長空喃喃自語道:“沒想到葉勛這小子竟然有五支靈火的修為了!”
  肖云峰早看的目瞪口呆。葉勛和那個大漢較量,他原以為那個大漢收拾瘦小的葉勛還不是像老鷹抓小雞一般手到擒來。可結果是,在葉勛面前,那個大漢就像個布娃娃一般被扔來甩去,竟毫無還手之力。
  聽了長空的話,肖云峰連忙問道:“長空,你剛才說什么?什么壁?”
  長空卻沒有回答,只是沖肖云峰眨眨眼,低聲說道:“怎么樣,早讓你不要坐在那里,現在明白了?”
  肖云峰還以一個感激地微笑,也放低了聲音說道:“多謝!”
  那大漢從地上爬起身,揉了揉屁股,卻沒有再去找葉勛較量,只是狠狠地盯著他,說道:“哼,我今天打不過你。可是總有一天,我會把你給揍趴下!”說著,他氣呼呼地走到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了下來。看樣子,他也不是一個傻瓜,明知不是葉勛的對手,便不再去自討沒趣了。
  肖云峰正在為葉勛神奇的身手而感嘆。忽然,一個靚麗的倩影從門外走了進來。當她的身影映入肖云峰的眼簾,肖云峰不由得雙目發直,差點窒息。來到天靈界之后,雖然他已經見過不少國色天香、傾國傾城的美女,但這一個,卻絕對是她們中的巔峰。
  這個少女,大約十七八歲的年紀,穿了一件水紅色的束身裙。只見她柳眉櫻唇,雙目像一汪清泉般清澈,又像天上最耀眼的星星一樣明亮,還有那只精致的翹鼻,恰如其分地挺立在如美玉般白皙瑩潤的面龐中間······這絕對是上天鬼斧神工的杰作,美的無法形容,難以表述。
  紅衣少女像是根本看不見那一道道火辣的目光,她面無表情地站在那里,似乎是在找她的座位。此時葉勛剛剛坐下,見那少女進來,他連忙站起身,帶著一臉諂媚的笑容,向她招手道:“表妹,你到這里來,我給你占了座位。”說罷,扭頭對他旁邊的那個男學子低聲說道:“你,滾到后面去!”
  剛目睹了那個大漢的下場,鄰座的學子哪敢啰嗦,只好嘆了口氣,準備起身讓座。卻聽那少女冷冰冰地說了一句:“用不著,我有地方坐!”說話之間,紅影晃動,一股馨香飄入肖云峰的鼻孔,那少女已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
  見紅衣少女毫不領情,葉勛只好尷尬地笑了笑,自嘲似的說道:“好、好,一切都聽表妹的!”卻見旁邊的學子正一臉嘲諷地看著自己,還聳聳肩表示無辜,葉勛狠狠得朝他瞪了過去。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