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裂魂傳 > 第十四章 出手

第十四章 出手


  眼看就要動手,忽聽一個洪亮、威嚴的聲音響起:“你們想干什么!”
  眾人循聲去看,原來是主持儀式的地靈殿殿首渡信師尊到了,他身后還跟著另外兩個地靈殿的師尊。
  “師尊安好!”眾人忙向渡信等人行禮問安。只有旭陽,一邊行禮,口中說的卻是:“小子,你等著,不收拾你,本公子誓不為人!”
  肖云峰撇撇做,反唇相譏道:“就憑你?哼,勸你還是回家洗洗干凈,等著小爺過去剝了你的皮!”
  “牙尖嘴利!”旭陽大怒,但罵了一聲便不再說話。他已經在考慮該如何下手對付肖云峰了。
  既然師尊到了,便沒人敢再生事。廣莘宮雖然不禁止學子斗毆,但忤逆師尊卻是大罪,是要受到重責的。就算囂張如旭陽,也是不敢造次。
  儀式進行的很順利。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紫玉逆運冥息,只見她頭上的靈火慢慢凝聚在一起,很快便形成了一朵蓮花的模樣,而且,是紫色的。
  眾人見狀,不由紛紛喝彩。渡信師尊也是一臉笑容。他的地靈殿出來一位紫花靈師,那也讓他面上增光不少。
  儀式結束之后,長空和雷火雄便回家去了。臨別前,二人一再交代肖云峰,千萬要小心旭陽。這家伙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今天的事,他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對此,肖云峰卻不以為然。在廣莘宮,斗毆打架不是不可以,但學子們居住的院子卻是受到保護的。他不信那個旭陽還敢帶人打上門來。
  令肖云峰想不到的是,他和紫玉、孤巖、醉心四人從地靈殿出來,剛剛走到廣莘宮的西街,便見到幾個人從樹蔭下走出,朝他們圍了上來。為首的一人,正是旭陽!
  “小子,沒想到吧,咱們這么快就又見面了!”旭陽陰笑著說道。他掃視著眼前幾人,忽然看到醉心,陰狠的雙目之中立刻又放出淫邪的光芒,沖醉心挑了挑眉毛,旭陽色瞇瞇地說道:“想不到這還有個小美人呢!哈哈,看樣子,本公子今天是走了桃花運呢!”
  肖云峰大怒,正要說話,卻見紫玉搶先跨出一步,也不說話,抬手便是一記掌心雷,朝著旭陽劈了過去。
  跟旭陽同窗多年,紫玉知道,跟這個家伙廢話,那是沒有用的。看到身邊幾個人當中,修為最高的就是自己了。于是她便想先發制人,纏住旭陽。如果能占到上風,他那幾個跟班必定會來救援,這樣一來,肖云峰等人便有機會脫身了。
  掌心雷發出的同時,紫玉叫道:“峰兒,帶他們快走!”
  不料那旭陽人雖淫邪,反應卻是不慢。只見他一抬手,也是一記掌心雷發出,和紫玉的相撞,發出“轟”地一聲巨響,竟將紫玉震退了好幾步。
  “想走?哼,今天你們一個也走不掉!”旭陽皮笑肉不笑地說著,把手一揮,說道:“你們給我上,除了那個小美人,都給我往死里打!”
  話音一落,四條人影已經朝著肖云峰等人撲了過去。兩個直奔肖云峰,兩個沖向孤巖。
  肖云峰畢竟從沒跟人交過手,毫無經驗可談。他沒料到對方說動手就動手,還沒來得及反應,人影已經到了跟前。幸虧所學招法并不需要凝神摒氣,意念一閃之間,護靈壁便已經發動。只聽“砰”地一聲響,肖云峰便飛了出去。
  這智人打手,雖說也有靈花的修為,但他們卻只能將冥息注入肌肉當中。痕印決定了他們無法使用哪怕掌心雷和護靈壁這種最粗淺的招法。不過即便他們將冥息注入肌肉,發出的威力卻也是非同小可,開碑裂石那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肖云峰瞬間吃了兩拳,即便他用了護靈壁,卻仍然被那股巨大的力量砸出去十幾米遠,眼前金星亂冒。還沒來得及多想,那兩個打手便再次攻到了眼前。肖云峰下意識地將冥息運往全身,注入肌肉之中,頃刻之間,他的動作就變得異常迅速,勘勘避過了這次攻擊。只見他左躲右閃,身勢靈動,猶如蝴蝶穿花一般在兩個打手中間往來穿梭。那兩個打手一時之間竟拿他沒了脾氣,只好把他圍在中間,你一拳我一腳地不停往他身上招呼。
  左支右擋之中,肖云峰抽眼去看。卻見此時紫玉正和旭陽斗在一處。那個旭陽笑瞇瞇地一臉輕松,時不時還在紫玉肩上、腿上摸上一把。紫玉卻是面色潮紅,嬌喘連連。一看便知她已經落在了下風。也就是旭陽還想耍著她玩玩,不然早就把她打成重傷了。
  孤巖已經被打倒在地,那兩個打手卻仍舊不依不饒,拳腳不停地朝他身上落下,估計此時他已經傷的不輕。只有醉心滿眼焦急地站在一邊,一副想幫忙卻又不知該如何下手的樣子。
  掛念著大家的安危,肖云峰心中大急,可他的頭腦此時卻忽然變得清明起來。
  “咦?我究竟在干什么!”他心中暗暗想道。明明有摩耶圣祖傳授的蓋世招法和充足的冥息,自己卻白白地跟這兩個智人打手練拳腳功夫。
  “肖云峰,你這個蠢貨!”他在心里暗暗罵道。
  想到這兒,忽見身前的打手舉拳正要打來,肖云峰一抬手,驚天破便發了出去。又聽背后風聲響起,知道那是敵人來襲,心念動處,龍鱗神甲已在身后降下。就聽“砰”“砰”兩聲悶響,這次飛出去的卻是攻擊肖云峰的那兩個打手。一個是被驚天破轟飛的,那家伙飛出去足有幾十米遠,摔在地上便一動不動,估計是暈過去了。另一個是被龍鱗神甲震飛的,正晃晃悠悠想要站起來,可站了一半便又摔在了地上。這“龍鱗神甲”的妙用之一,便是可以將敵人攻擊過來的力量加一倍反擊回去,那個智人出拳之時已用盡全力,結果在雙倍的力道反擊之下,受到重創也就不稀奇了。
  料理了兩個圍攻自己的家伙,見一旁不遠就是孤巖,肖云峰毫不猶豫地直撲而去。他的人還沒落地,一招驚天破已經把一個打手轟在了墻上,把墻體砸了一個大洞。隨手又發出一道困龍索,另一個打手只覺像是被無數道繩索綁住了一樣,張開的四肢一緊,被強行收攏,然后就像根棍子似的,一頭栽在了地上。
  肖云峰大喜,想不到這幾個招法竟如此管用。舉手投足之間,就把四個三花智人給收拾了。正有些得意,忽聽一個柔美中帶著焦急的聲音傳來:“云峰小心!”隨著一聲悶響,就覺得一個柔軟的身體已經倒在了自己背上。
  猛地回過頭,就看到倒下的正是醉心。肖云峰忙把她抱住,輕輕放到地上,卻見她面色慘白,秀目之中滿是痛苦之色,一縷鮮血正從嘴角流了下來。
  而那個旭陽,此時正擺出一個發掌攻擊的姿勢,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他似乎也不明白,自己的招法怎么會打在一個柔弱的小姑娘身上。
  肖云峰立刻就明白了,剛才一定是旭陽在偷襲自己,醉心見提醒不及,便飛身撲過來,替自己擋下了這一擊。看旭陽的架勢,那絕對不是掌心雷,想必應該就是五相神雷了。否則,醉心也不會傷的這么重。
  把醉心輕輕放到趕過來的紫玉手中,肖云峰雙目赤紅,咬著牙站起身,雙拳捏得格格直響,一步一步向著旭陽走去。
  旭陽下意識地后退,雙手連擺,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不是故意的·····”他剛才已經見識過肖云峰的實力了,這哪里是一個一花不到的靈童該有的戰力。估計三花靈師也沒有這么強大的力量吧。看到肖云峰惡狠狠地走來,旭陽心中怕的厲害,哪里還敢應戰。
  心念一動,冥息便像洶涌的洪流一樣奔涌而出,凝聚在他的右掌之中,“去死吧!”肖云峰從牙縫里蹦出幾個字,一抬手,帶著隱隱的轟鳴之聲,驚天破已經發了出去。
  旭陽暗叫一聲“不好!”趕忙聚集了所有冥息,將一招五相神雷對轟了過去。
  就聽“嘭”地一聲巨響,巨大的氣流卷起的煙塵之中,旭陽就像狂風中的樹葉一樣翻著跟頭倒飛了出去,狠狠摔在了十幾米之外。過了半晌,他才吃力地坐了起來,一張嘴,便噴出了一口鮮血。雖然剛才他已經拼盡全力去迎擊肖云峰的攻擊,可是驚天破巨大的能量輸出不但抵消了他的五相神雷,余力還攻破了他的防御,震傷了他的內臟。
  肖云峰仍不解氣,他再次凝聚冥息,正準備給旭陽補上一掌,忽聽一聲大喝:“肖云峰,住手!”
  肖云峰吃了一驚,抬頭去看,只見一個人從旁邊的墻角轉了出來,卻是云鶴師尊。
  “可是他······”肖云峰還想爭辯,卻被云鶴師尊一句“閉嘴”給制止了。
  云鶴師尊走到旭陽面前,看了看他的臉色,冷冷說道:“帶著你的人,滾!”
  說完,也不再理他。轉身走到醉心身前,在她額頭上摸了一下。想了想,伸手從乾坤袋中取出一顆黑色的藥丸,遞給紫玉,說道:“喂她服下!”
  紫玉忙按吩咐給醉心服了藥。見她臉上慢慢恢復了血色,云鶴師尊才沉聲說道:“她沒事了。你們都回去,聽候學宮發落!”
  肖云峰一臉不服地瞟了云鶴一眼,卻不再說什么。上前攙扶著孤巖,紫玉也抱起醉心,便往各自的居院去了。而旭陽等人,則早就逃之夭夭了。
  看著幾人遠去的背影,云鶴師尊背手而立。口中喃喃說道:“肖云峰,你到底是個什么人啊!”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