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無敵一小時 > 第13章 相互算計

第13章 相互算計


  “瑤瑤,你的臉色怎么這么難看,是不是被你的小男友給欺負了?你別傷心了,老娘幫你報這個仇!”面容略顯憔悴的路瑤瑤一到公司,就遭來了閨蜜孔琦玉的瘋狂圍剿。
  “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啦!”路瑤瑤太了解自己這個閨蜜的暴脾氣了,只得以身體不舒服為由逃避孔琦玉的追問。
  見在路瑤瑤口中問不出什么,孔琦玉只得丟下句身體要緊便離開了,不過心里卻是在盤算要不要偷著去路瑤瑤的家里,將高非墨抓出來教訓一番。
  雖已臨近九點,但尹記粥鋪內仍有不少的食客。店內有人安靜的吃著早餐,也有人在低聲談論著昨夜大排檔內發生的靈異事件,聽到議論聲的高非墨只是微微一笑,平靜的面龐下深藏功與名。
  昨夜毫不克制的狂飲,換來今日胃部的陣陣抽搐。高非墨只喝了半碗米粥,便放下了手中的湯勺,看了眼一碗米粥下肚又吃下三個肉包的貝俊彥,不由感嘆有時沒心沒肺的挺好!
  “老弟,你要多吃點啦!你不善待自已,又如何被這個世界善待?”見高非墨只吃了半碗的米粥,貝俊彥以為他因路瑤瑤而郁郁寡歡。
  高非墨被這句話震驚到了,心里不免泛起了猜疑:這個二貨青年竟能說出這么有哲理的話,難不成是位在市井紅塵煉心的隱士高人?
  “老弟你可一定要多吃點,咱們走街串巷地唱歌可是很耗體力的,沒有個好身體可不成!”貝俊彥曉之以理的說著,可手上卻沒有一毫的客氣,拿起最后一個肉包就往嘴里塞。
  聽到這句話,高非墨心中剛升騰起的猜疑瞬間瓦解,對于自己的過于敏感報以苦笑,拿起湯勺又喝了兩口米粥。
  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嘴角的油漬,翻看手機的貝俊彥猛然站了起來,“我靠!你昨天演唱歌曲的視頻被人傳到了網上,點擊評論經過一晚的發酵竟超過了十萬條,老弟你要大火呀!”
  “我靠,不會吧!我特么竟在不經意間成了網絡紅人?”想起原世界喊著‘老鐵666、老鐵沒毛病’的網絡達人,高非墨差點將手中的湯勺扔在地上。
  “老弟別激動,保持淡定!你現在也算個知名人物了,要維護你的良好形象。”現在的貝俊彥儼然一副經紀人的模樣。
  “我激動個毛線?我特么是蛋疼不是淡定!”網絡中為了金錢的欺世盜名之輩實在太多,這也是高非墨極度排斥的原因。
  貝俊彥聞言一愣,悻悻的坐回到椅子上,“老弟,以你現在的火熱程度能帶來豐厚的打賞不說,最關鍵的是歌曲授權和分紅可是一比大收入呀!”
  “授權和分紅,你想都不要想!”高非墨臉色一正,“我說過那首歌只會唱給瑤瑤,我是不會將它授權給別人和發布到音樂平臺的。”
  “沒想到老弟小小年紀竟如此重情重義,倒是哥哥顯得太過市儈了。哎,只是可惜了那些飛舞的雪花銀!”貝俊彥搖頭嘆息,手機也脫落在了桌子上。
  給了貝俊彥一記大大的白眼,高非墨傲嬌的說道:“有什么可惜的?這種級別的歌曲,我腦袋里還有上百首。”
  “噗通”
  喝粥都能喝醉了,這哥們是個奇人呀!看著摔得四仰八叉的貝俊彥,粥鋪老板和店內食客都震驚了,更有好事者掏出手機偷偷的拍下了這一幕。
  食客們異樣的目光掃來,高非墨的心臟猶如被一萬只羊駝踐踏過,他很想指著貝俊彥的鼻子來上一嗓子,我和這個摔倒的二貨不認識。
  貝俊彥慌亂的從地上爬起,搖著高非墨的手臂問道:“老弟,你剛才的話不是在吹牛批吧,真的有那么多歌曲?”多年的街頭演藝生涯,貝俊彥什么樣的異樣目光沒見過,食客們的反應在他眼里不過是小場面罷了。
  “我吹你個腦袋!我騙你有什么好處,可以接過你的外債不成?”自己還沒出招就被反殺了,高非墨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老板,不用找零了。”摸出一張軟妹幣拍在了桌上,內心激蕩的貝俊彥拉起高非墨就跑。
  “我找你奈奈個腿!一共十二塊,這特么還差兩塊呢!”拿起桌上的十塊軟妹幣,粥鋪老板的臉都黑了。因為兩塊錢,悲催的高非墨也登上了粥鋪黑名單。
  “麻溜放手,你這個摳腳大漢麻溜滴松開!”這要是換做被路瑤瑤是小手拉著,高非墨一定不會覺得惡心和反感。
  “弟弟呀,哥哥這不是心急嘛!你想想蜂擁而至的雪花銀,你難道就沒有那么一點點的心動嗎?”貝俊彥急忙松開自己的手掌,他可不敢得罪高非墨這尊閃閃發光的財神爺。
  “我當然為那些蜂擁而來的雪花銀開心了,可這些和你這個屁大點事都擔不起的家伙有關系嗎?”高非墨為了將自身利益謀劃到最大化,不得不出言給貝俊彥來貼猛藥。
  貝俊彥哪里會想到一個十八歲的少年竟有這等心智,哭喪著臉說道:“老弟,你可不能就這樣把哥哥給拋棄了呀!我上有六十多歲的父母雙親要贍養,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要撫養啊!你如果把我拋棄了,可叫我怎么活呀!”
  看著哭哭啼啼的貝俊彥,頭大如斗的高非墨真想一腳給他踢翻在地,你演這一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不打緊,我特么都快成吃瓜群眾眼里的現代陳世美了!
  “你要是再這樣哭哭鬧鬧的,咱們之間可真就一拍兩散了。”高非墨這話一出口,都快癱坐在地上的貝俊彥是高興了,可吃瓜群眾對他們倆關系的誤會更深了。
  看著吃瓜群眾眼里越發怪異的眼神,高非墨真想扇自己自己嘴巴,這是典型的沒打著狐貍,還惹了一身騷。
  “只要能跟著老弟你喝口湯,老哥這二百來斤就交給你了!”為了表示自己絕對的忠心耿耿,貝俊彥險些將自己胸前的肋骨都拍折了。
  “別他娘的廢話了,趕緊走吧!再晚一會,老子這點名聲都沒有了!”周圍的吃瓜群眾雖然沒有議論,但是那種怪異的眼神也快粉碎高非墨的心理防線了。
  高非墨盤算著怎么能將對方的利益壓榨到最少,貝俊彥盤算著如何驗證對方的話是不是在吹牛批。就這樣,各懷鬼胎的二人在回去的路上,彼此默契的沒有發出半點聲響。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