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無敵一小時 > 第15章 時間手表升級了

第15章 時間手表升級了


  時間手表進水了,這不會影響我加入復仇者聯盟吧?隨著腦中升騰起的念頭,高非墨的雙眼瞬間就瞪圓了,抬起手臂就要檢查時間手表的功能是否受損。
  “老弟先別發呆了,快來開啟我們的秘密寶藏。”見網吧內已經恢復了正常,從桌底下鉆出的貝俊彥腰不酸腿不疼了,就連說話也比平常有勁了。
  聽到貝俊彥的呼喊,A區的網絡狂魔們都升起一個怪異的念頭,倆人都特么窮到只夠開一臺機器了,還有勇氣在這朗朗吹牛批呢!
  恭喜開啟時間手表第一層禁制,停供給您一次抽獎機會以茲鼓勵。您有一分鐘的考慮時間,決定是否啟用這次抽獎機會?下方是YES和NO兩個醒目的按鍵!
  高非墨看著虛空出現的光影頁面,連連吞咽了好幾口唾液才止住身體的輕顫,時間手表沒有不但破損而且還升級了,這不是意味著我離加入復仇者聯盟又近了一步?
  獎品會有什么?
  看著越發暗淡的光影,高非墨知道現在不是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毫不猶豫地點擊了YES按鍵。光影化作點點星光,重新排列出一段字幕。
  恭喜抽中被動技能‘過目不忘’,每次啟用時間手表時會自動觸發。開啟時間手表第二層禁制方法,請您自行探索!
  娶路瑤瑤的一萬種可能、風云際會十八式、失傳的武林絕學、復仇者聯盟的酷炫武器··這些夢寐以求的東西統統沒有抽中,像超人外穿的大紅內褲這種安慰獎也沒有抽中!
  升級后的使用說明書都沒有沒有,這是偽劣產品吧!隨著光幕的消散,高非墨的心態也崩了,當真是默默無語兩眼淚,耳邊響起了咬牙聲!
  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后天就要參加中考了,這一個小時可不能浪費了!想到這里,自信走在節約前沿的高非墨強打起精神,坐在電腦前翻看起歷年中考的試題。
  徜徉在試題海洋里的高非墨,如海綿般瘋狂汲取著各種試題。有著‘過目不忘’技能做支撐的他根本無需做筆記,只要看上一眼便會牢牢印記在腦海里。
  一個小時的禁制時間就這樣匆匆而逝,沉浸在學習樂趣中的高非墨卻渾然不知。
  “老弟,到網吧里查學習資料,你也算得上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泉了。”見高非墨在翻看試題,貝俊彥的臉都黑了,一小時四塊軟妹幣,你就用來干這個?
  高非墨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哆嗦,暗道糟糕的同時僵硬的扭頭向后看去,只見身體抖得猶如篩糠一般的貝俊彥,正用一副見鬼的表情看著自己。
  “你…你…你是什么時候,什么時候坐在那里的?”貝俊彥的雙眼中寫滿了驚恐,牙齒的輕顫聲都清晰可聞。
  強裝鎮定的高非墨打趣道:“當然你讓我過來的時候呀!看你年紀輕輕的,不會患有健忘癥吧?”無比真誠的看向貝俊彥,眼神中寫滿了關愛智障兒童。
  貝俊彥急忙矢口否認,“我··我怎么可能是健忘癥患者?”見高非墨仍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自己,捂著腦袋的貝俊彥急聲說道:“昨晚上肯定喝了假酒,我這酒勁還沒過去呢!”
  深知言多必失的高非墨也不敢多做糾纏,順著貝俊彥的話頭來了個就坡下驢,“昨晚的酒很有可能是假的,我的腦袋也疼到爆炸。”
  貝俊彥為了能省下一點網費,邊為高非墨按摩頭部邊低聲商量,“老弟,學習這等人生大事也不急于一時嘛!你看咱們已經快要彈盡糧絕了,是不是應該先把版權的事解決一下?”
  “安啦安啦,我之前寫的歌都存在郵箱里,很快就可以完成注冊的。”高非墨一邊回應著貝俊彥,一邊按照提示完成著歌曲注冊。
  看著草稿箱內密密麻麻的郵件,貝俊彥的眼睛都快飛出來了,擦拭了下嘴角的口水,低聲說道:“老弟,時間尚早,你完全可以再多注冊幾首嘛!”
  沒好氣的呵斥了貝俊彥一句,“物以稀為貴的道理都不懂,更何況十首已經不少了。”關機后的高非墨便起身向吧臺走去,剩下的網費直接被他兌換了兩瓶飲料。
  見證過高非墨的天縱之才后,貝俊彥已經將決定要牢牢抱緊這條大金腿了。見僅有的六塊軟妹幣也被高非墨收刮干凈,貝俊彥的心里不僅沒有不悅之情,反而在思索是不是應該將苦苦積攢下的五百塊都取出來。
  丟給貝俊彥一瓶飲料,高非墨便開口問道:“老哥,我們應該去哪里?”
  貝俊彥不假思索的回道,“當然是昨天你為弟妹獻唱的那個街角,我敢保證一定有很多人會去那附近找你!”金錢的符號在他眼內燃燒,小小的火光大有燎原之勢。
  見貝俊彥嘴角掛著一條長長的細線,高非墨一臉嫌棄的說道:“不是吧!你曾經好歹也是一個富家大少爺,不至于為了這點錢就流口水吧!”
  “如果沒有欠下的二百多萬巨債,我也不至于這個模樣。”貝俊彥邊擦著嘴角的口水,邊苦笑著說道:“老弟你有所不知,我現在就想過無債一聲輕的日子,哪怕生活的再平凡也好。”
  淡淡瞥了一眼貝俊彥,高非墨鄙夷道:“如果真有你說的那么慘,你昨晚哪里會那么奢侈,你是覺得我腦子不夠用嗎?”
  聽到高非墨的嘲諷,一絲落寞爬上貝俊彥的臉頰,“昨天是我的生日,不然哪里會那么奢侈!”
  “對不起,老哥,我不是···”
  還未等高非墨說完,就被貝俊彥出言打斷了,“沒什么的!說起來能在生日當天遇到老弟,才是我有生以來最大的收獲。”
  “拜托,別說的這么曖昧好不好!雖然現在是我的情感空白期,但我對男人真的沒有興趣!”在貝俊彥的肩頭捶打了一下,高非墨接著說道:“哎,如果帥氣不用被定罪,不然我豈不是要被判終身監禁!”
  “嘔”貝俊彥做了一個嘔吐的動作,隨即而言相視大笑起來。
  ······
  沒有熟悉的身影在身側,站在熟的街角的高非墨眼神有些落寞。看看漸漸圍攏過來的人群,不得不收起心情的高非墨露出一抹微笑。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