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無敵一小時 > 第19章 孔琦玉的暴脾氣

第19章 孔琦玉的暴脾氣


  看著貝俊彥臉上的‘杰作’,孔琦玉尷尬到了極點,不斷的在心里默念:老娘居然打錯人了,該怎么辦?這張不成人形的臉,不知道我包里的護翼小天使能不能拯救下?
  貝俊彥的怒吼猶如一記平地驚雷,不僅震懵了孔琦玉也驚醒了高非墨。
  看著以怪異姿勢糾纏在一起的二人,高非墨急忙拉過被子護在胸前,指著貝俊彥的鼻子罵道:“你有沒有搞錯?這是我的房間不是快捷酒店,你也不怕我看到少兒不宜的畫面!”訓完貝俊彥,又將矛頭指向了孔琦玉,“就算他花錢請你回來是為了打他的,你也不用打的這么狠吧?”
  “老子是替你擋的災,這個男人婆是來找你的!”哥們替你挨了一頓有節奏的毒打,就換來你的一頓毒舌?貝俊彥都快被氣瘋了,他很想一巴掌把高非墨打成鉆地小陀螺。
  聽到‘男人婆’這三個字,令孔琦玉想起了那個出租車司機,抬起手臂就賞了貝俊彥一巴掌,動作干凈利落且迅猛有力。
  看著躡手躡腳向床下逃竄的高非墨,氣炸了連肝肺的孔琦玉爆喝一聲,“你個小龜蛋哪里逃?欺負了我們可愛的瑤瑤不說,還出言侮辱了本姑娘。老娘今天不把你打出屎來,都算你全身骨頭長得結實!”說罷便撇下無辜的貝俊彥,張揚舞爪地向高非墨撲去。
  聽到‘瑤瑤’兩個字,高非墨就如同中了定身術一般,還未等他開口詢問路瑤瑤怎么了,臉頰就結結實實的挨了孔琦玉一巴掌。高非墨渾身的酒氣,也隨著這沉重的一巴掌煙消云散了。
  曲身躲過再次襲來的巴掌,捂著火辣辣臉頰的高非墨急聲喊道:“美女,你跑光了。”趁著孔琦玉俯身查看迷你裙的空當,高非墨急忙閃身躲到了一旁。
  孔琦玉見自己中了高非墨的詭計,臉色黑的的好似猛張飛在世一般,“你個小龜蛋,竟敢騙老娘!”面如豬頭的貝俊彥只覺耳膜發脹,險些在孔琦玉的爆喝聲中癱倒在地。
  “pia`pia”
  見孔琦玉的巴掌再次向自己襲來,高非墨頓覺腦袋都大了一圈,為了弄清事情的原委,高非墨硬生生的挨下了這兩記巴掌。
  見高非墨又挨了兩巴掌,怒氣翻涌的貝俊彥將孔琦玉撞到了一旁,吼道:“你個瘋婆娘,高老弟對瑤瑤有多情深義重,怎么會舍得傷害她!”讓你打一次,是想讓高非墨也嘗嘗你巴掌的厲害,你這不依不饒的打起沒完,真當哥們不存在啦!
  前有不躲不避的高非墨,后又仗義出言的貝俊彥。深知好漢不吃眼前虧道理的孔琦玉,便決定給高非墨一個自辨的機會,“有屁快放,老娘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說出花來!”
  高非墨也不隱瞞,當下將遇到路瑤瑤后的一切娓娓道來。經過他的一番講述,貝俊彥這才知道高非墨為何會對路瑤瑤情根深種,偷偷打量了一眼愣住的孔琦玉,暗道:都是吃白米長大的,做人的差距怎么就這么大呢?
  以孔琦玉對路瑤瑤的了解,無需驗證便知高非墨所言非虛。臉頰發燙的孔琦玉捏著自己的衣角,聲若細紋的道著歉,“對不起,是我錯怪你了。為了彌補我的過錯,我會盡力幫你追到瑤瑤的。”可憐的路瑤瑤,就這樣成了孔琦玉彌補過失的犧牲品。
  見孔琦玉只對高非墨一人道歉,無故被打成豬頭的貝俊彥不高興了,沖著孔琦玉嚷道:“喂!我才是最大的受害人,你難道就沒有什么對我說得嗎?”
  當貝俊彥那張好似中了面目全非腳的臉出現在面前,孔琦玉這才意識到自己來找高非墨算賬是多么荒唐,當想起貝俊彥多次叫自己男人婆時,孔琦玉毫不客氣的賞了他一記衛生眼。
  就在貝俊彥要抒發心中的強烈不滿時,高非墨出言打斷了他,“這位姑娘也是無心之失,大不了我請你吃大腰子。”隨即扭頭看向孔琦玉,開口說道:“說起來有些慚愧,我還不知道您的芳名呢?”
  聽高非墨這么說,孔琦玉更加的不好意思了,搖動著一雙玉手說道:“你別這么說,是我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孔琦玉,是瑤瑤的至交閨蜜和同事。”
  “我叫高非墨,旁邊這位是貝俊彥,很高興能認識孔小姐。”伸出手與孔琦玉虛握了一下,笑著說道:“不知孔小姐能否賞臉一起吃點東西,我想詢問您一些關于瑤瑤的事情。”
  孔琦玉含笑回道:“當然好了,正好我還沒有吃晚飯。”隨即面色一正,接著說道:“不過先說好,這頓一定要算我的。我今天實在太失禮了,還請給我一個賠罪的機會。”
  見孔琦玉將話說的滴水不漏,高非墨只好點頭謝過。就在這時,貝俊彥指著自己的臉問道:“你們倆有沒有估計我的感受,我這個樣子怎么出門?”
  高非墨淡淡瞥了他一眼,出言為陷入尷尬中的孔琦玉解了圍,“吃個飯而已,又不是叫你去相親。豬八戒的那副尊榮,還不是一樣能陪著唐僧入靈山!”此言一出,孔琦玉這個罪魁禍首很不厚道的掩嘴偷笑起來。
  自尊心受到嚴重傷害的貝俊彥鬧起了小孩脾氣,手拿拖鞋坐在地上哭嚎起來,“我近日霉運頻發,一定是有小人暗中作祟!”在高非墨和孔琦玉二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貝俊彥居然拿著拖鞋打起了小人。
  若不是看貝俊彥的臉實在太過凄慘,高非墨恨不得沖上去一腳將他踹翻在地,翻著白眼說道:“你能不能不這么幼稚?這種招數要是有用的話,世界還會人口大爆炸嗎?”
  訓斥完貝俊彥,高非墨便看向孔琦玉,“你別害怕,雖然他的腦子有時候會短路,但是絕對不會亂咬人。既然他不想出去,那我們就先下去吃飯吧!”
  見高非墨和孔琦玉已經走出了房門,貝俊彥也顧不得打小人了,一邊喊著等等我,一邊向門外走去。
2008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