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無敵一小時 > 第20章 鄰居找來了

第20章 鄰居找來了


  常常飲酒的朋友都知道,每個人醉酒后的狀態都是都不一樣的,有人不敵醉意伏案而眠;有人不發一言只顧埋頭飲酒;也有人舌頭都直了也要喋喋不休個沒完。
  貝俊彥明顯屬于后者,舌頭都硬的像鞋拔子一樣了,還對著孔琦玉一個勁的猛吹。不僅將他老爹在生意場上的偉大戰績吹噓了一遍,還將高非墨喜得千萬的事情抖落了個一干二凈。
  直到上了出租車,孔琦玉還在心里叨念:年少多金,高非墨簡直是典型的鉆石王老五呀!更難得的是他對瑤瑤情根深種,簡直羨慕死老娘了!難怪瑤瑤那個死妮子不肯帶我來看高非墨,原來是在家里面偷偷藏了個寶貝疙瘩!不過以那個死妮子的執拗性子,他們倆之間怕是要好事多磨了!
  看著沾枕頭就著的貝俊彥,連灌了三杯水的高非墨忍不住抱怨,“臉腫的像豬頭也就算了,就連睡相和體重也像死豬一樣。若不是敬重你敢對孔琦玉眉來眼去的勇氣,我才懶得背你這個家伙上四樓。”
  “咚~咚~咚”
  聽到敲門聲,沙發上的高非墨猶如兩股裝了推進器般彈射起來,搖了搖有些混沌的腦袋,不禁胡亂猜疑起來:是瑤瑤回來時忘記帶鑰匙了,還是孔琦玉有東西落在了這里?
  高非墨一打開房門,隔壁的六婆就抱怨道:“瑤瑤,快別讓你弟弟敲鼓了!我這耳聾眼背的老太太倒是無所謂,但你祥叔的心臟病都快被這嚇犯啦!”六婆在說話間,渾濁的雙眼內竟流出了兩行清淚。
  看到六婆這副模樣,又相信愛情的高非墨也尷尬到了極點,捏著嗓子回道:“對不起六婆,吵到您和祥叔休息了。我這就去教訓他,讓他以后都拿不動鼓槌。”見高非墨這么說,六婆便顫顫巍巍的回房了。
  看著呼嚕聲似雷公的貝俊彥,高非墨的嘴角不住的抽動。背下去是不可能背下去了,那就只能死道友不死貧道了!念及于此的高非墨急忙取回一些冰塊,掀起貝俊彥的衣服就倒了進去。
  瞬間驚醒的貝俊彥直挺挺起身,邊抖著衣服邊吼,“哪里來的妖孽,竟敢謀害朕?”
  鄙夷的白了貝俊彥一眼,面上掛著狠奈奈表情的高非墨開口說道:“別喊了,想嚇死人呀!你今晚去睡酒店吧,不要睡在這里了。”在貝俊彥錯愕的目光中,高非墨將鄰居六婆找來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貝俊彥一指自己的鼻尖,瞪著眼睛問道:“我的呼嚕聲很大,還差點將祥叔的心臟病嚇犯了?”見高非墨不住的點頭稱是,揮動一下手臂的貝俊彥接著說道:“別亂蓋了,我從來不打呼嚕的好不好?”
  見貝俊彥一副死不認賬的樣子,高非墨隱隱有些后悔沒將這廝的呼嚕聲錄下來,嘆了一口氣后說道:“話別說得這么滿,你以前不是也沒有被人打成過豬頭嗎?”
  摸了摸自己還未消腫的臉,貝俊彥對高非墨的話頓時信了三分。想到自己差點在無形中犯罪,貝俊彥的酒意頃刻間順著冷汗滲出體外。
  看著氣喘如牛的貝俊彥,聳了下肩膀的高非墨開口說道:“我送你下去吧,我也順路欣賞下沿途的夜景。”說著,拉起貝俊彥就走出了房門。
  將貝俊彥送上了出租車,高非墨便獨自游蕩在夜色之中。每當有一對情侶從身邊路過,高非墨眼中的落寞之色便會加重一分。
  “小帥哥,快來玩呀!”
  聽著熟悉的召喚,高非墨的眼角閃過一絲冷冽,情不自禁的走了過去,抽出軟妹幣對抽煙的美女說道:“給我換十塊錢硬幣,今晚我要騎瘋它!”
  美女沒有去接高非墨遞過來的軟妹幣,而是目露鄙夷之色的對他說道:“我不知道它能不能被你騎瘋,但我看你好像是真瘋了,這是小孩子玩的搖搖車,不是你這樣的大人能坐的!”
  高非墨很想指著她的鼻子問問,誰的青春不犯二?但本著到好男不跟女斗的精神,在美女鄙夷的目光中買了兩顆棒棒糖離開了。
  回到空蕩蕩的房子,高非墨不禁輕嘆一聲:瑤瑤,我好想你,你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另一邊,路瑤瑤的家中。
  路母見女兒房間的燈還亮著,便敲響了房門,“瑤瑤,媽媽可以進去陪你聊聊天嗎?”
  聽到母親的呼喊,正在翻開高非墨照片的路瑤瑤急忙將手機藏到了枕頭下,待一切做好后才打開了房門,“媽,您還沒睡呀?”
  輕輕握了握路瑤瑤的玉手,路母責備道:“你這兩天一直悶悶不樂的,臉色都憔悴了不少。今天更是連晚飯都沒有吃,你這樣讓我怎么睡得著?”
  聽到母親的話,路瑤瑤的臉色浮現一抹愧疚之色,將頭伏在母親的肩膀上,低聲說道:“媽,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才讓您這么擔心的。”
  路母莞爾一笑,撫摸著路瑤瑤的臉頰安慰道:“傻丫頭,你是我十月懷胎掉下來的肉,我不擔心你,還能去擔心誰?”見女兒的臉上有了一絲笑意,路母接著說道:“媽也年輕過,也曾像你這樣茶不思飯不想過。如果你真的喜歡他,就一定要努力去爭取,幸福是自己把握住的,不是別人能施舍來的。”
  路的瑤瑤臉頰在頃刻間爬上了一抹羞紅,搖著母親的手臂撒嬌道:“媽,他才18歲!我擔心他這么小還不懂什么是愛情,更怕他是出于對我的感激才追求我的。”
  路瑤瑤的小心思哪里能瞞過路母的眼睛,路母當下打趣道:“18歲可不小嘍,在過去都能做爸爸了。”微微一頓,路母接著說道:“有時間帶他回來讓我見見,我倒要看看把我寶貝女兒迷住的小伙子有什么特別之處!”
  路瑤瑤羞得都快找個地縫鉆進去了,邊把母親向門外推邊說:“我不和您說了,您就知道笑話我!我要睡了,您也早點休息吧!”
  房門外的路母微笑著搖頭回房,房門內的路瑤瑤如小鹿亂撞,拿起枕頭下的手機,對著某人的照片說道:“都怪你,讓我出了這么大的糗!這兩天,你有沒有想起我?”
  斑駁的夜色下,一對癡男怨女久久的不能入睡。
2008七乐彩